「和平」的意念來自希伯來文「Shalom」(平安)一詞。正如猶太人慣常以「Shalom」彼此問候,《和平》月刊祝福大家平安並邀請大家祈禱。祈禱的基礎就是死而復活的基督。
怎樣利用《和平》祈禱?
《和平》首頁
本月份《和平》目錄
訂閱《和平》


二月《和平》


聖依納爵默想法:
感官的運用  




默觀聖經中的一幕及其背後的奧義,最初運用的感官是視覺和聽覺(觀其角色、聽其言)。

繼而運用的,是在連續投向幕中時的其他感官。「連續投向」是重複的行為,從全面的概覽開始,漸進地向一個特別點發展,從外至內,從頭至身體和心。

實際上,在運用五官時,我們是從最遠至最近:我們尚未能聽(一個人在遠處,尚未聽到腳步聲);我們尚未能聞;我們尚未能觸摸(一朵花,食物);味覺把對象帶得比觸摸更近。我們從外在移向內在的非常親近。

就這樣,我們運用內在感官默觀靈界的真實。

在信仰中並在聖神的恩寵下,從內在直覺體悟默觀的奧秘,要賴活動(想像和感官的)和認受(我接受隱藏在/從幕中揭示的)。奧秘這時取得肉身。


怎樣運用感官?

  • 預備祈禱的時間:針對一段已默觀的經文。觀看角色,聆聽其言,或用心去感受經文,已經把我帶進幕中了。

  • 以慣常的方式開始祈禱:想像我所要進入的地方,從外入內。

  • 我進入我所看見的之內,而我所看見的進入我內。

  • 我讓那些字句和靜默滲透我內在的耳朵。稍稍嘗試透過幕中的景物,將自己愈來愈深地滲入奧蹟中

  • 我猶如身處現場:按我所默觀的角色去感受、觸摸品味對象、氣氛和天主的「甘飴、魅力」。

  • 留駐在這內在的智照之下,真誠卻虔敬地回應我主。運用觸覺的感官,我可以擁抱和親吻人物走過和坐過的地方。我設法常從中取益(神操第125條)。

  • 我可以自由地留駐於這種與天主深刻而單純的奧妙關係之中,是祂在這幕中把自己賜給我。品嘗天主在這幕中恩賜給我的禮物,開放,接受,但不伸手去取。

  • 透過我的感官,去吸納從幕中湧現的一切

  • 我以一個具體的姿勢作結:以自發的禱文向主祈禱、一個感恩的動作,或念一端教會的禱文。


以下是聖十字若望對比默觀和默想的講法

分別在於努力去成就一項任務和
享受工作的成果,
或得著,並從中獲益;
或一路上飄泊顛簸,和歇息於道路的終點;
或,如果喜歡,可以將分別說成是
在預備一餐和品嘗已預備好的一餐。
(Ascent of Mount Carmel: L.2. ch.14 n.7)


應注意的事項

  • 這不是在追求感官的享受,而是尋求主和獲取益處
  • 默觀之道在日常生活中結果實:這是我的祈禱是否正確的試金石。如果我從天主那堭筐的,把我帶離教會和世界的道路,我真是錯把自己感覺的效果,作為神聖的真理。

  • 屬靈的想像使人得著而不會造成傷害。想像不是把腦袋挖空。默觀祈禱的核心是克己忘我的貞操,常引導人只一心讚美、事奉天主……。

  • 我所獲取的內在知識,必須符合主給教會啟示的,和我們宣信的。



為甚麼要把我們的感官運用到經中的一幕?

運用感官到聖經場景堨h做祈禱,是有信仰規條作依據的:
  • 聖言成了血肉。祂活生生之言只能透過我們的人性官能與我們結合,這包括我們的身體官能,我們透過這些官能發現精神實況。

  • 運用感官是觸及心靈的單純祈禱方法,能自然而真確地運用感官祈禱的話,必能帶來平安、謙虛和純樸;如果是勉強的,必帶來疲累或偏差。

  • 漸漸地,復習祈禱和運用感官祈禱造就共融。我的整個存有屹立於核心上,收穫成熟的果實。

  • 天主答允所有求問此恩的祈禱:從內心更深入認識祂……好能更熱切愛慕祂,更緊密跟隨祂


【 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