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登入
<<<

名稱: 密碼:

加入 | FAQ | 聯絡我們
全部區域 > 神學 > 信理與神學 > 教宗介紹耶穌的首位宗徒聖伯多祿

頁:  1 回 應
作者 內容

Ignatius


Posted -
2006/8/10 上午 08:07:28

教宗向四萬五千朝聖人士介紹耶穌的首位宗徒聖伯多祿

(梵蒂岡電台訊)四萬五千位來自各國的朝聖人士,五月十七日上午聚集在梵蒂岡聖伯多祿廣場,覲見教宗本篤十六世,聆聽他講解當天的要理。教宗說他從這次公開接見活動起,要逐一介紹耶穌的十二位宗徒,目的在藉著宗徒們的生活,瞭解度教會的生活意味著什麼?跟隨耶穌又是什麼意思?教宗說先從聖伯多祿開始介紹。

為什麼教宗要先從聖伯多祿開始談?教宗自己說:“在新約聖經中,除了耶穌外,最著名、也被提到最多次的人物是伯多祿。新約聖經中共有154次提到伯多祿,這是希臘文的刻法的意思;9次提到刻法,這是阿拉美文伯多祿的意思;75次提到伯多祿的另一個名字西滿。伯多祿講話帶有加里肋亞口音,他和他的兄弟安德肋都是漁夫,和載伯德一家人在革乃撒勒湖邊共同經營這一個捕魚的小事業,在經濟生活上應該還算可以”。

教宗說:“伯多祿是個熱心宗教生活的人,他渴望天主,期待天主介入人世間的事物,因此和他的兄弟前往猶太聆聽若翰洗者的講道。伯多祿是個虔誠的希伯來人,深信天主臨在以色列人民中施展作為。他因為看不到天主強有力地介入他自己親身經驗到的事件而痛苦。在福音裡面,西滿伯多祿呈現在人們眼前的是個果斷又衝動的人,他甚至敢於用自己的力量企圖屈服對方;他在革責瑪尼山園曾拔出劍來向準備拘捕耶穌的士兵示威。雖然如此,他也是個天真又害怕的人,但不失為誠實的人,他曾痛哭自己的前非”。

教宗特別從福音中舉出兩個實例,來說明伯多祿這個人的純真天性以及他在精神上無人可及的崇高之處。福音記載伯多祿初次出現的時候,給人的印象是成熟又老到的漁夫。可是當那位他根本不認識的人從他的船上向湖邊岸上的人群講道後,要他把船劃向深處撒網的時候,這個老經驗的漁夫竟然不顧自己的專長,懷著信心聽耶穌的話撒網。

教宗說:“耶穌並不是捕魚專家,可是西滿伯多祿這個漁夫卻相信這位被稱為老師者。這位老師並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只教他照著他的話去做。伯多祿接受耶穌的話,讓自己進入一個巨大的冒險之中。可見伯多祿是慷慨的人,他心胸寬大,承認自己的有限,寧願相信召喚他的人,跟從自己內心的理想。他肯定回應耶穌的召喚,成了耶穌的門徒”。

教宗舉的第二個實例是發生在斐理伯的凱撒勒雅境內的事跡。當時伯多祿率眾人之先,承認耶穌是默西亞,永生天主之子。教宗說伯多祿這個宣認的行為,好像在自己身內種下了一顆教會在未來宣發信德的種籽。然而,教宗也指出當時伯多祿對耶穌的信仰宣認還不算是完全有意識的,因為隨後耶穌預言自己將要受難的時候,伯多祿同樣率眾人之先,起而反對耶穌的話,甚至責備耶穌說這樣的話。

可是教宗觀察到伯多祿這個漁夫的人性正反映我們的人性,因為我們寧願有個具有神能的人,按照人性的期待來改變世界,而不願意看到一個有人性的天主選擇謙虛受苦的道路。然而,伯多祿畢竟還是學習了耶穌的教導。教宗說:“我覺得伯多祿的整個形象為我們是個極大的安慰和教訓。伯多祿告訴我們說:‘你以為你自己擁有改變基督信仰的良方和義務,然而認識道路的是上主,是上主在召叫我跟隨他,因為只有他才是道路、真理和生命’”。

Ignatius


Posted -
2006/8/10 上午 08:09:08

教宗週三公開接見活動講解有關聖伯多祿職位的很重要要理,祝禱這項職位按照上主原始願意行使並獲得尚未完全合一的弟兄的承認

(梵蒂岡電台訊)教宗本篤十六世六月七日上午在梵蒂岡聖伯多祿廣場接見來自世界各地大約四萬名朝聖人士,在溫和的天氣中向他們講解了一篇極為美好又非常重要的要理。

自從今年春天以來,教宗就開始介紹和講解有關宗徒們的要理。他介紹講解的第一位宗徒當然是伯多祿。這次,他繼續談論伯多祿,而且內容除了精彩萬分之外,更是重要非常。

教宗開始簡要敘述若望福音所記載的耶穌第一次遇到西滿和他的哥哥安德肋的經過。若望福音寫說:“耶穌注視著他說:你是若望的兒子西滿,你要叫刻法,意即伯多祿”(若1,42)。教宗說耶穌並不是常給他的門徒們更改名字的,除了給載伯德的兩個兒子取名為雷霆之子外。但這個名字此後就沒有再使用過。“耶穌從來沒有給他任何一位門徒取過名字,除了西滿之外。他給西滿取名刻法,後來譯成希臘文佩特羅斯,又譯為拉丁文伯多祿。這個名字之所以被翻譯成別種文字,因為它不僅僅是個名字,而且也是一項委任派遣,是伯多祿以這種方式接受的委任。在福音裡面,伯多祿這個名字後來屢次出現,最後取代了西滿這個原來的名字”。

教宗指出:“如果想到在舊約時代,更換一個人的名字就是託付給他使命的先兆,則耶穌給西滿更換名字就顯出事情的重要性。事實上,耶穌願意在宗徒團體堶掃廘鳩B多祿特別的重要性,可以從許多行跡中看出來:在葛發翁,耶穌住到伯多祿家裡;當人群在革乃撒勒湖邊歡呼耶穌時,湖邊有兩條船,耶穌上去的那條船是伯多祿的;在某些特殊的情況,耶穌總讓三位門徒陪伴,伯多祿總是其中第一位:在復活雅依洛的女兒時,在顯聖容時,最後在山園祈禱時,總是如此。還有,為聖殿抽稅的人向伯多祿要耶穌和門徒們進聖殿的稅,而耶穌只為他自己和伯多祿納稅。在最後晚餐時,耶穌首先為伯多祿洗腳,而且只為他祈禱,為叫他的信德不致於喪失,而且待他回頭後,要堅固其他門徒的信德”。

教宗繼續講論伯多祿說:“伯多祿自己也知道他自己的身份的特殊,他經常代表其他人發言,請求耶穌解釋難懂的比喻(瑪15.15),或誡命的正確意義(瑪18,21),或酬勞的正式許諾(瑪19,27)。尤其在某些尷尬的場面,伯多祿總是代表眾人出面解圍,比方耶穌為了群眾不懂他所說的有關生命的食糧時,便問門徒們是否也要走掉,伯多祿果斷地回答耶穌說:‘主,唯有你有永生的話,我們去投奔誰呢?’(參見若6,67-69)。另一次,在斐理伯的凱撒勒雅境內,伯多祿同樣代表十二宗徒宣發對基督的信仰。耶穌問他們說:‘你們說我是誰?’,伯多祿回答說:‘你是默西亞,永生天主之子’(瑪16,15-16)。於是,耶穌立刻當眾發表隆重的聲明,一勞永逸地確定伯多祿在教會中的角色說:‘我再次給你說:你是伯多祿,磐石,在這磐石上我要建立我的教會…我要將天國的鑰匙交給你,凡你在地上所束縛的,在天上也要被束縛;凡你在地上所釋放的,在天上也要被釋放(瑪16,18-19)’”。

教宗解釋說:“耶穌在此地所使用的三個隱喻本身非常明顯清楚:伯多祿將是教會所依據的磐石基礎;他將擁有天國的鑰匙,為天國把門,按照自己的判斷為人開關天國的門;最後,伯多祿可以束縛或解開地上和天上的事,這就是說伯多祿可以認可或禁止他認為為教會生活是否必要的事。而這個教會始終是耶穌基督的教會”。

教宗說:“談到這裡,就觸到伯多祿首席權問題。耶穌授給伯多祿的顯要地位,在他復活後也顯示出來:復活的耶穌要婦女們向伯多祿報告他復活的事;而若望宗徒讓伯多祿宗徒先進入耶穌的墳墓;伯多祿因此成了耶穌復活的第一位見證人;他的這個傑出的角色在宗徒之間和因為巴斯卦事件而誕生的教會內構成了連續性,就如宗徒大事錄多處所記載的…聖保祿宗徒也承認伯多祿某種首席地位。其實,許多有關的記載都可以溯回到最後晚餐時,耶穌託付給伯多祿,要他堅固兄弟們的信德的職務”。

教宗向聖伯多祿廣場的各國信友人士說:“為任何時代的人,伯多祿必須是與基督共融的守護人,他必須領導與基督的共融,他必須關心,不使教會的網破裂,好使普世教會的共融永遠存在下去。只有當我們一起的時候,我們才能與基督同在,因為他是眾人的主。伯多祿的職責就是保障與基督和基督的愛德共融,並在每日生活中引導實踐這個愛德”。

最後,教宗這樣說:“讓我們祈禱,使委託給我們可憐的人的伯多祿的首席職務身份,能夠永遠按照上主原始的意願去行使,並讓尚未完全與我們共融的兄弟們也漸漸承認這個職務的真正意義”。

頁:  1 回 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