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登入
<<<

名稱: 密碼:

加入 | FAQ | 聯絡我們
全部區域 > 倫理 > 生命倫理 > 拉丹和拉蕾的分割

頁:  1 | 2 回 應
作者 內容

Cecil


Posted -
2003/7/9 下午 05:59:10

這對連體姐妹廿九年的生命因為分割手術後失血而結束.她兩分割是為了自由,明知有生命危險,成功機會很微,但仍堅持手術的進行.
如果我是她們的神師,我考慮哪樣? 生命或是自由? 不自由無寧死,在倫理上對嗎?

Cecil


Posted -
2003/7/10 下午 12:10:43

她們的情況其實跟當下的香港人很相似的呀!
各位怎樣看?

peter_k


Posted -
2003/7/10 下午 01:55:19

同意你的論點(關於香港),

不過你可直接說出, 無需用那二人之死作說明,

求天主接他們的靈魂回天家.


去非


Posted -
2003/7/10 下午 02:16:26

某程度上是有爭議的。我自己傾向認為倫理不能為這問題下明確的判決(一如我們現在面對的問題)。但她們必須極明確的知道自己面對的危機﹐否則對她們太不公平了。

peter_k


Posted -
2003/7/11 上午 07:22:29

我不同意有危險的手術,

天主耶穌看你我, 每一個都是美麗和完好的,

如果為了世人(包括自己)的看法(不接受), 而
去做一個有危險的手術,太不值得了.

求天主接他們的靈魂回天家.

Cecil


Posted -
2003/7/11 上午 11:45:52

我個人對生命的看法有一個'基調' - 生命是不能由人去結束,包括其本人.所以我不同意安樂死,特別是,當那人已沒有了意識,這樣是等同謀殺.
自殺也不能,更加不能為一些意識形態而讓別人去冒死亡的危險.
至於殉道,這是完全不同的層面的事兒,我不反對'自己'殉道,卻十分極之非常反對叫別人殉道.
為自由而去死,這完全不對;除非情況是不用死來爭取的話,周遭的人都已一個一個死掉,為保存整個團體的生命,值的冒險犯難.
動手術的考慮也一樣 - 平衡治癒的急機會和喪失生命的機會,是最重要的.為自由而動危險的手術,的確不值得.

simon


Posted -
2003/7/26 下午 11:08:29

Peter_k,

你說:「我不同意有危險的手術。」

但現實是,幾乎所有手術都是有危險的,只是情度上的差別而己。小如局部麻醉的手術,我猜想,也有機會麻醉藥過敏致命吧。如果手術沒有任何危險,醫生也不會叫人簽同意書了。

過馬路有危險、踢足球有危險、乘飛機有危險............

要不要動手術,說到底,是小心衡量可能出現的好處和壞處,而作出一個負責任的決定。

Simon

peter_k


Posted -
2003/7/27 上午 01:28:49

Simon ,

我認為”生命”是由天主所賜的, 極為寶貴.

(但現實是,幾乎所有手術都是有危險的,只是情度上的差別而己。小如局部麻醉的手術,我猜想,也有機會麻醉藥過敏致命吧。如果手術沒有任何危險,醫生也不會叫人簽同意書了。)--------同意,所以決定做手術前,先要想清楚,究竟不做手術有生命危險的機率大,還是做手術有生命危險的機率大呢...

(過馬路有危險、踢足球有危險、乘飛機有危險)---------同意,所以我們要加倍小心保護我們的生命......

(要不要動手術,說到底,是小心衡量可能出現的好處和壞處,而作出一個負責任的決定。)------同意,所以只為了不重要的世人的看法(注1), 而去做一個有生命危險的手術,太不值得了.


(注1)世人的看法
可能有人覺得那對姊妹有問題,但天主的看法是每一個人都是美麗和完好的,所以世人的看法是有偏差的和不值得重視的.

主內平安.

peter_k

simon


Posted -
2003/7/27 下午 09:27:38

連體成年人,問題並不單是世人的看法。我們可以嘗試想像下列情況:
一個去廁所,另一個必須同去。
一個想和男朋友談心,另一個必然在場。
如果有男人想同其中一個結婚,做愛時三人同床,怎麼辦呢?

以上只是少數例子,實際上,可能還有更多其他問題。

「在神眼中,每個人都是美麗的。」如果只以這句話推論,是否說:患先天性心臟病的孩子也不應冒險做手術,反正他們和常人一樣美好?

Simon

Cecil


Posted -
2003/7/28 上午 10:53:47

相信神不會反對使生命更加美好的'改善'行為,不過,冒死去'改善',相仰上是否允許,不妨認真地探索一下才好下結論.

simon


Posted -
2003/7/28 下午 09:34:45

正如我先前說:「所有手術都是有危險的,只是情度上的差別而己。」

怎樣才叫「冒死」,每個人有不同定義。例如,某類手術的死亡率是百分之二十五,那叫高還是低呢?如果做,算不算「冒死」呢?

一位神父曾說:「倫理是甚麼?那是詳盡地搜集資料,經深思熟慮後作出的決定。」我很認同這個說法。

Simon

Cecil


Posted -
2003/7/29 上午 09:34:29

作出決定的過程是關鍵 - 思維方式由靈修做基礎最為重要.靈修則以聖經和聖傳做指標,最終一切,也不離這些標準吧?
如果說廿五巴仙等同七十五,這就很反智了.

simon


Posted -
2003/7/31 上午 12:05:16

Cecil,

我不大明白你的意思。誰人說百分之二十五等於百分之七十五呢?

我只說:「冒死」的定義人人不同。如果一宗手術的死亡率是百分之四十九,那算不算「冒死」呢?如果不算,那麼百分之五十一又算不算?

給你一個更複雜的例子思考:
一個患了腦腫瘤的人,如果不動手術,三年內會死亡;如果動,有百分之六十的機會即時死在手術峇W,但也有百分之四十的機會痊癒。
那麼,他應否「冒死」去「改善」自己的身體呢?

你可否清楚地說明,何謂「冒死」?

Simon

Cecil


Posted -
2003/7/31 下午 04:42:04

49%跟51%的確很arbitrary,但'冒'死也不是真的很難理解.為繼續生存而動手術,即使有危險也不能算自殺,但問題不單止在冒死上 - 如果只因為活得更'好'而進行有生命危險的手術,就不妥了.
當然,你會說,人人最終都會死的啦.但這不是問題的所在 - 如果選擇去活,才是主題.

simon


Posted -
2003/7/31 下午 08:38:10

有些說話,很容易講,也似乎很正確,比如:「只因為活得更'好'而進行有生命危險的手術,就不對了。」

有些人天生多了一隻手指,想改善外貌便要全身麻醉做手術,死亡風險很低,但不是零,他們算不算進行有生命危險的手術呢?

我有一個朋友,只不過是為了補牙,因對局部麻醉藥過敏而死了,那年她才三十歲。

使用「有生命色險的手術」一詞去避開「冒死」一詞,沒有多大幫助。怎樣才算「有生命危險的手術」呢?從我那位朋友的遭遇,簡單如補牙,也有生命危險。

Cecil,你認為死亡率是多少才算「有生命危險的手術」呢?

如果你自己也說不清何謂有生命危險,那麼我認為,說「只因為活得更'好'而進行有生命危險的手術,就不對了。」,這句沒有多大意思。

去非


Posted -
2003/8/1 下午 02:20:10

生命是歸於天主的﹐我們無權去傷害自己或他人的生命。此外﹐我們也需好好的愛護天主給予我們的生命。例如﹐如果我們喝酒喝得很兇﹐情況已傷害到我們的身體﹐那就已經不是在愛護天主給予我們的生命。

對於現在我們討論的這個問題﹐我覺得還是要探討一個人是否以不愛護自己的生命的態度﹐像作一場豪賭般去動手術。Simon君說你朋友動一個小手術而不幸身亡﹐我相信你的那位朋友絕沒有不愛護自己的生命或以自己的生命作豪賭的心態﹐所以是沒有問題的。

同樣﹐對於過馬路者﹐如果是明知是紅燈﹐而又明明看見有車以高速開來﹐但純為貪一時之快或方便而衝過馬路﹐結果因而被車撞倒而斃命。那在我看來﹐就是“不愛護自己的生命”﹐而且也在一定程度上“以自己生命作為豪賭”了。

而對於“不愛護自己生命”的心態以及“豪賭”的定義﹐我覺得還是要由每個人的良心出發。畢竟最終是每個人向天主交待﹐而也只有天主才可以去judge。

Cecil


Posted -
2003/8/1 下午 02:57:36

應該是simon不是edward.
人生在世每分每秒也是危險,但不能這就說人生是賭博吧?天主做你出來,叫你賭命乎?
所以你的設題是虛設了.
核心不在乎冒死的介定而在於行動背後的態度.

去非


Posted -
2003/8/1 下午 07:03:40

Sorry Simon! 我搞錯了。謝謝cecil的指正﹐已更正。

simon


Posted -
2003/8/10 下午 10:04:13

「冒死」沒有一個客觀標準。你認為「冒死」,我可以認為「不冒死」,並不是簡單的對與錯。

比如,家父認為坐飛機去旅行是冒險的,不值得為了娛樂而冒生命危險。我的想法當然不同,但也不能說家父的想法是錯,或沒有參考價值。

我想,那純是每個人的價值取向不同。

還是那句老話:「倫理是詳盡地搜集資料,經深思熟慮後作出的決定。」搜集的資料中,當然可以包括聖經。

Simon

Cecil


Posted -
2003/8/11 上午 09:39:20

請問 - 如果倫理不是處理人生的價值取向,教導人選擇的優次,而是任由人去選取他主觀喜歡的,也不問對錯的最終方向,這是倫理還是理論?

simon


Posted -
2003/8/11 下午 08:46:58

cecil,

我明白你的意思。

那麼,返回坐飛機去旅行作娛樂的例子。

家父認為:「冒著生命的危險,坐飛機去玩,是不愛惜天主賜給我的生命,因此是不應該的。」這個說法,其實和「為了改善生命而去冒險做手術」是一致的。

我認為:「坐飛機是有一點危險,但危險很小,比起旅行時所得到的快樂,是值得的。」

家父和我有不同的見解,但不能說誰對誰錯。因為他和我對旅行時可得到的快樂,有不同的感受。他認為那種快樂很小,我卻認為很大。

世上不是所有東西,都有客觀的量度標準,例如連體人所受的痛苦,不是你和我可客觀地量度的。

Simon


simon


Posted -
2003/8/11 下午 08:58:00

Cecil,

倫理當然有指引作用,但去到真實情況,每個人可以有不同選擇,因為倫理中有些元素,是主觀取向。要注意,我是說「有些元素」,不是說所有元素。

另一經典例子:母親和你的配偶不懂游泳,同時跌落海,你只有機會救一個,你會救誰?放棄誰?

這也是一個倫理問題,不同人有不同的答案,很難說哪個對哪個錯。

Simon

Cecil


Posted -
2003/8/12 下午 05:07:35

Simon兄所提的兩則例子,一樣是有客觀答案,也不用談到主觀喜愛這方面:
(1) 父親的立場不同,年齡不同,出發點不同,的確沒有所謂'對錯',但客觀地看,他同樣可以轉個角度去看如何為Simon才是恰當 - 風險跟旅遊的好處的一個realistic的平衡.Simon是個後生仔,要看世界了解主的化工.這樣他才能成為一個入世基督徒.在這前提下,即使發生了意外,他也還是上天堂的.
死有輕若鴻毛,重於泰山.這中間的要點,是有一個合乎信仰的justification.
(2) 母親和丈夫 - 兩個最好都救;如果只一個,則最大機會成功獲救的那個.
目的是 - 生命重於主觀感情.
是的,我還是主張'客觀道德標準'而非個人主觀愛惡.
Simon still fails to convince me on this.

simon


Posted -
2003/8/12 下午 08:36:28

Cecil,

我並沒有意圖要convince你,因能否被convinced,是你個人的主觀意願。

如果你的配偶和你的母親的獲救機會是一樣,你會救誰?放棄誰?

我只是想說明一件事:不同人有不同答案,而這些不同答案,都可以是恰當的,因為倫理問題,是客觀和主觀的混合體。客觀元素有所謂正確答案,主觀元素則沒有對或錯。倫理,就是集合了所有資料,心思熟慮後作一個負責任的決定。

Cecil


Posted -
2003/8/13 上午 10:30:44

如果機會相等,還可以看他們的意願,再衡量那一個的道理大些;如果兩人都要獲救,看我的意願;如果兩人推讓,看誰人有更大的家庭和社會責任.如果一個想獲救一個不想了,就尊重放棄者的意願,成全他的偉大.
SIMON有否看過911是在世貿中心年紀大的人如何讓年青的人先走的報導?
這當中有很多很多層的倫理考慮在內,而美國之所以出色,就是其國民的自我犧牲精神,比別國的人大.他們不假思索,就做出偉大的決定,這不是單談他們如果尊重個人權利和主觀自由,就能夠了解的.

頁:  1 | 2 回 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