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登入
<<<

名稱: 密碼:

加入 | FAQ | 聯絡我們
全部區域 > 信仰生活 > 信仰生活分享 > 基基團聚會有感

頁:  1 | 2 回 應
作者 內容

去非


Posted -
2003/9/16 下午 01:55:54

剛過去的一個週未﹐我跟幾位認識了很久的弟兄姊妹開cell meeting。其實﹐上一次開cell meeting已是三個多月前的事了。言談間﹐發現原來一些成員已有一段時間沒有去望主日彌撒﹔從聚會中的談話﹐我感覺到有很強烈的“世俗色彩”。聚會結束後﹐我問一些弟兄姊妹想不想一起去參與晚間的主日彌撒﹐他們都拒絕了。

唸書時﹐他們都是比我熱心的教友。每一個主日﹐他們都比我更早的去到學校的聖堂﹔他們主動的組織基基團聚會﹐也主動籌辦跟其他基基團的交流活動。

我沉默的走在街上﹐心裡想著聚會的情景。是不是那些弟兄姊妹們都認為我們的信仰不適合俗世的日常生活及價值了﹖他們是否認為物質生活及日常生活的各項實務都應有絕對的優先次序﹖信仰是“遙不可及”的﹐所以只能排在一個很低的位置﹐甚或只能在我們的價值名單上剔除﹖

當我親眼目睹這些弟兄姊妹把基督徒的身份及價值漸漸放低甚至拋棄之時﹐我感到的是無助及痛哀。我並不怪責他們﹐一來我沒有資格﹔二來很多香港的公教徒都在做同一樣的事﹐他們只不過是顯示了一個普遍的現像而已。

Cecil


Posted -
2003/9/16 下午 05:42:08

去非兄:的確 ,宗座是見到這問題的.在今年聖周四,他發表了長達廿五頁的牧函"ecclesia de eucharistia"(感恩聖祭).在函中,他從新提綱感恩祭的豐厚涵義和內容,從新指出在感恩祭中,我們生命達到最高峰 - 和主相合.
可惜,至今我沒有在任何教區或堂區中聽到有任何牧者或信徒提到這牧函.
你如此有心,到www.ewtn.com/library/ENCYC/JP2EUCHA.HTM 下載看看吧.
我個人最愛的是看宗座的牧函.寫得很美很美,是聖神的手筆來呀,切勿走雞.

去非


Posted -
2003/9/17 下午 03:03:52

施施姐所說的那篇宗座通諭果然是好東西﹐說的是Eucharist的深奧課題﹐但字裡行間都充滿了愛。基督的聖體聖血是我們在漫長人生旅途裡的生命之糧﹔我們去參與彌撒﹐去領受聖體聖血﹐是基督透過祂的體血跟我們共融在一起﹐以祂的愛及臨在跟我們一起去戰勝我們每天都會碰都的世俗誘惑。彌撒及聖體聖血是恩賜﹐基督透過這些聖事而成為我們人生每天的伴侶﹔參與彌撒不能以去履行一些義務的心態視之呀。

嘿﹐我當然絕對不能算得上是“有心”。我只是看見身邊的公教舊同學的改變而有感而發而已﹔以前往往都是他們對我說﹕“記住今晚來cell meeting呀”或“今晚有Bible sharing﹐要來呀”。然而﹐在今天﹐有時從他們那裡聽到的還是"boat cruise"及"golf trip"的比較多﹐這些東西的重要性都會排在去望mass甚或整個信仰之上了。想了又想﹐又怎能不感慨﹖

Cecil


Posted -
2003/9/17 下午 04:34:38

曾經有位新教傳道人跟我說過,我們的信仰很多時是一條上上落落的線條,而不是直線向上,也不常見會直線向下(當然不是沒有).
當別人向下的時候,我們的榜樣就成為他們反彈的希望了.

去非


Posted -
2003/9/17 下午 04:44:39

所謂的“無助”感也是不知怎樣才可以幫助到這些要好的公教舊同學。我常覺得我個人的影響力(如果有的話)是十分有限的﹐只能多些靠祈禱及天主聖神的工作了。說來說去﹐其實整個教區都有類似的問題呀。

Cecil


Posted -
2003/9/18 下午 03:27:51

今日的教友們的確遇到空前的frustration.有很多怒而不言;有不少離開,這也不單是熱心不熱心的問題.不少就是很熱心所以才走的,唉.
今天的教區沒有給信友發言的好渠道.官方報章的內容已經死水一潭,絕大部分controversies都得個'避'字,單元化得很了.
這也難怪,連報紙也給街外印,內容如果不受控,官非又會多多,怎麼辦?
常常說,多元化是單元化很成功的'果'而不是'因'.看到今日的'單元化',你就知道甚摩叫'弱勢'.
教會本身就是弱勢群體嘛!

去非


Posted -
2003/9/22 上午 12:18:34

今天在書店看到一本關於香港宗教的書﹐當中有一些關於香港教區的"有趣"數字﹐抄錄下來﹐大致如下﹕

年份 教友人數 與人口的百分比 主日有參與mass的教友百分比
1951 約43,000人 2.1% N/A
1967 約241,986人 6.2% 70%
1996 約237,416人 4% 26%

這數字令人"感嘆"﹐不過其原因也真的不單單是“教友不熱心”而已。

「今天的教區沒有給信友發言的好渠道.官方報章的內容已經死水一潭,絕大部分controversies都得個'避'字,單元化得很了」

不少教友對公教報的評語是一個"悶"字。我有時是"押著"自己去看公教報的﹐也常常不能看完整份公教報。我覺得不是"悶"的問題﹐而是公教報的立場太過官方﹐說得直接點是"喉舌"的味道太重。有時會想﹐教區辦報的方針﹐與大公報及文匯報是否有點"相同"之處﹖不過﹐之前有機會看Sunday Examiner﹐才發覺教區的官方報章原來也可以辦得這樣好的﹐我可以連續看Sunday Examiner近一個小時而毫不厭倦。公教報的問題在哪裡﹖

Cecil


Posted -
2003/9/22 上午 10:29:39

的確,'角度'也很重要.比方說,信友想知道的,不一定是編輯以為的.
Survey很重要.編輯要落區收取'民情';倒不一定要順從所有民意,也不會損其'喉舌'的功能.
英文報的確是比較掌握得準信友想知的東西.
其實堂區通訊也一樣會犯'脫節'的毛病的.

steve

管理人員


Posted -
2003/9/22 上午 11:45:22

"今天在書店看到一本關於香港宗教的書﹐當中有一些關於香港教區的"有趣"數字", grateful of you could tell me the name of this book?

Steve

去非


Posted -
2003/9/22 下午 04:54:49

Steve兄﹐那本書叫做“諸神的黃昏”﹐牛津大學出版社。

Cecil


Posted -
2003/9/22 下午 05:21:45

看著去兄所引的數字,1967年梵二之前的彌撒出席率竟然是70%;1996低了這麼多!
梵二禮儀改革成功嗎?
不如另題論他一論.

去非


Posted -
2003/9/22 下午 05:57:30

對不起﹐引錯書名﹐那本書叫《諸神嘉年華——香港宗教研究》。Steve兄可在這裡找到這本書的簡介﹕諸神嘉年華

steve

管理人員


Posted -
2003/9/23 上午 02:02:16

實在感謝啊!正在趕交拖欠的功課,所以急需搜集一些「教友牧職」的資料。

去非有關信仰團體息微的分享不用多說,也知不會是個別事件。我也分享一下類似的「哀痛」事件。最近喜見多年放棄了信仰的朋友,彌撒開始前,在教堂外等待子女放主日學。我問候了他的近況,跟著邀請他一起參加主日彌撒。他只是淡淡的答道,主日學完了之後全家一起去打高球,沒有時間望彌撒了。這友人是受過高等教育的專業人士,一方面深信這信仰為子女的成長是絕對寶貴,另一方面卻又用行動來否定子女在主日學所學到的:主日的優次不能和高球相提並論!

年多前在牧民與信仰培肓一欄討論到「教友牧職的可行性」,不過沒有結論。教友藉聖洗聖事領受了先知司祭君王職務,雖然有充份的神學基礎,而梵二再次加以肯定,加上今天的聖召短缺,為何「教友牧職」依然寸步為艱?神學基礎是空談嗎?教友牧職只能是「合作」與「彌補」?(註:詹德隆、教友職務的現象及一般的了解、神學論集109)

Cecil


Posted -
2003/9/23 上午 11:16:04

由我這'粗'人且來說說'教友牧職',好嗎?
神恩是每人不同,所以不是人人受了入門聖事均是'牧職'的人選;有人可以去報道,他口才好;有人可以教教理,因為他讀得熟教理又有教授的才能;有人攪禮儀特別專長,因為他有統籌的能力又對禮儀特有偏好和研究;有人可以用信仰將人的心理障礙克服,輔導問題的公教家庭;有人對青少年特別有號召力,可以推廣聖召.......
但不少胡亂張冠李帶的亂點一個就可以'牧民'呀!
連那人怎樣也不知就叫人上位,對教友,不大負責喔.

去非


Posted -
2003/9/23 下午 12:49:47

Steve兄﹐那本書只有大概兩章是關於天主教香港教區﹐當中並沒有很多數字﹐不過其研究倒是頗深入的(有屯門堂區的case study)。

「主日的優次不能和高球相提並論」

說得坦白些可能會刺耳﹐但這的確是今天的現實及普遍的情況。“高球”在這裡只不過是代名詞而已﹐這可以是其他的“活動”。

悲哀麼﹖是的。心痛麼﹖真正的教友都會吧。那應該怎樣﹖不知道。相信不少人的答案都會是“那是無可如何”罷。

Cecil


Posted -
2003/9/23 下午 04:33:36

話說回來,如果禮儀弄得一團糟,果真很難為參與者們的.
我對禮儀服務的要求,高得好離譜,為的是爭取信友回家來.

靜子


Posted -
2003/10/22 上午 04:58:19

去非﹐Cecil還有其他朋友你們好﹕

不好意思﹐ 我好像來插嘴了。看到去非朋友開的這個板塊﹐有感而發。看到Cecil朋友所說的上上下下很曲折的信仰路﹐讓我很感慨。

這兩位朋友的話﹐感覺好像正反映了我自己的信仰路。

看到這裡每一個討論板塊﹐都會看到很多很熟悉﹐出現很多次﹐同樣的名字﹐我相信你們一定是 (起碼是) 在線上同一信仰的朋友。包括﹕edward,handsome guy,...還有很多很多﹐ 我都不能盡錄。

我的確為本身而又不再去參加主日彌撒的教友感到可惜﹐但更讓我感到沮喪的﹐不是他們﹐而是過去的自己。想我當初等待了10年﹐ 才能接受聖洗成為主的女兒。領洗後﹐ 雖然對主的心意未變﹐都主的愛未減 (應該未減) ﹐但是總在自己的人生路上給石頭絆倒後﹐都會有一段時間自己因為總總原因包括忙碌和懶惰而不去Sunday Mass。我記得我以前唸中學時﹐我的一個班主任是一個天主教徒﹐但是當我問她﹕你有去參加彌撒嗎﹖ 她說﹕沒有了﹐以前很“神心”每個週日都去﹐ 現在沒有了。

這樣的回答讓當時還沒成為天主的女兒的我很大惑不解。但是﹐當自己也給世俗的事情而絆住的時候﹐我終於懂了。 這就是當年我那班主任不再“神心”得理由嗎﹖

大概可辛的是.... 我總會回頭﹐總會在停止去彌撒的一段日子後﹐會再回去。我總會祈禱﹐希望自己日後不再為路上的石頭給絆住而停止參加彌撒。

希望我那些一早 (比我還早) 就成為天父的女兒兒子、耶穌基督內的弟兄姐妹﹐ 也能像我一樣﹐有聖神的協助﹐早日回頭。

Cecil


Posted -
2003/10/22 上午 09:53:07

啊,歡迎這位心來的姊妹呀!
彌撒是甚麼樣的活動呢?
不如大家分享一下,也許久未再參與的信友們,可以有所理解.

靜子


Posted -
2003/10/23 上午 12:22:59

謝謝Cecil。

其實你在上上面的討論已經說過了﹐簡單來說﹐參加彌撒﹐ 就像是“回家”嘛﹗其實我也有這種感覺的﹐每次踏入教堂﹐就有回家的感覺。就像出門在外的兒女﹐ 每個星期回家一次和父母一起吃飯的感覺。

Cecil


Posted -
2003/10/23 上午 09:46:38

這也說的是,但以我有限的所知,感恩祭絕不止於此 - 對於受了洗的信徒,感恩祭是生命的高峰,原因也其實如妳所說,在感恩祭中領了聖體,就是跟耶穌基督一同回到父家去了,因為主耶穌已進入了我們之內.我們之所以信,就是尋求這份reunion.
所以領聖體的人,一定不能犯有沒有修和的大罪.

靜子


Posted -
2003/10/23 上午 11:45:55

Cecil說得很正確。。。不過你也過謙了。。。論 [有限的所知]﹐大概在這裡沒有人能跟我爭著排第一呢﹗呵呵~~~但是我一次偶然來到這﹐讓我非常開心﹐ 因為在這裡有好多對主和信仰有深入認識、感覺又很誠懇的教友﹐讓我感到舒服﹗

謝謝這個地方﹗﹗﹗

去非


Posted -
2003/10/23 下午 01:23:21

其實﹐我認為多了解彌撒的真正意義以及多參與禮儀(如平日彌撒)都會有幫助的。單從生活的角度去講——如果你把參與彌撒視為你日常生活中重要的一部份(而不是一種負擔或責任)﹐那“參與彌撒”便不會成問題了。

弟兄姊妹或可考慮多些參與平日彌撒。不知靜子姊妹是否在香港生活﹖九龍的St. Teresa及香港的Immaculate Heart of Mary Chapel及主教座堂等等都有在晚間舉行的平日彌撒——如果你不想在早上去望平日彌撒的話。

Cecil


Posted -
2003/10/23 下午 04:21:10

退而求其次,每月首星期五參與彌撒,每周主日又參與,也為大忙人來說是不錯的選擇.

rasputin


Posted -
2003/10/23 下午 11:10:27

- 唔知大家寧願望o個台彌撒係禮儀味夠重定係
神父講道講得好 (至少有準備)?
- 我最怕o既彌撒係神父講道講到唔清唔楚用o左
大部份時間去複述福音內容到最後先至到:
<<今日o既福音係教訓我o地>>
- o向我堂區, 主日上午D神父通常講得比較好,
但係偏偏起唔倒身. 中午o既神父通常講得好
"行貨"
- 雖然有時心堶掬朣 "好旦你都做o左好多年
神父, 能夠改o既晨早都改倒"




靜子


Posted -
2003/10/24 上午 01:18:07

去非兄弟 (姊妹﹖﹖) 、Cecil姐(我看到這裡好多仁兄是這樣稱呼你的﹐所以就跟著好了﹐大概沒錯) 你們好﹕

我不在香港﹐在溫哥華。我以前雖在香港的天主教學校長大﹐然我沒有機會在香港領洗。我是在加拿大上RCIA課(我想中文好像是是成人慕道班吧﹗) 然後領洗的。由於小時候在香港唸的是英文天主教學校﹐現在又在加拿大﹐所以﹐所以我對於在天主教內專用的一些中文名詞是不太清楚的。如果我有說錯的話﹐ 請別介意並予以更正。

我以前也偶爾去過平日的彌撒﹐唯敝人懶惰﹐ 在沒有工作的日子又起不了床﹐所以.... '_____'|||

Rasputin兄弟﹕
你好呀﹗﹗﹗ ^___^
你說的實在也沒錯﹐但是我聽神父講道的問題跟你的不太一樣。你是怕聽神父講道時過於解釋聖經﹐等了好久都還沒講“今日堂區的教訓是...”。 我的問題是...我很怕碰到說英文有很重口音的大概是歐洲來的神父。我聽講道時聽得一頭霧水....^^|||

頁:  1 | 2 回 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