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登入
<<<

名稱: 密碼:

加入 | FAQ | 聯絡我們
全部區域 > 我們的教會 > 香港教區 > 陳主教真的有資格擔當樞機主教???

頁:  1 | 2 回 應
作者 內容

語無倫


Posted -
2006/2/20 下午 08:01:15

早前盛傳天主教主教陳日君, 將於本月廿二號, 被升為樞機主教. 副主教回應, 主教敢言, 亦很難找到其他人選, 亦證明教庭重視與中國之關係云云.

我心諗先不說陳主教是否合適做樞機主教, 就他敢言這方面, 我就已經覺得他不配做一個主教. 他以主教之名表達個人之意見, 是濫權, 不是一般的權, 是教庭給的權 (因為我覺得階級是天主教的產物, 而不是上帝屬意的) 當然這也是對其宗教的不尊重. 而且更以其意見發動宗教力量達其目的, 這是惑言. 而主教口口聲聲支持爭取民主, 但在校董會增加家長或老師參與校政, 陳主教就極力反對, 甚至威脅玉石俱焚, 寧願放棄辦校. 這代表教會辦校並不在乎教育, 只在乎能否操縱學校行政. 而地區主教亦是委任出來的, 否則我相信主教如董建華的陳日君亦不能擔當主教. 既從不民主的方式選出的主教, 聲言爭取民主, 但一影響到切身關係既時候, 亦寧願損人不利己. 這明顯是雙重標準, 否則怎能一面叫民主, 一面反民主.

而教庭重視與中國之關係, 所以委任陳日君為樞機主教此話更說不過去. 因為過去中央之所以遲遲不開放宗教, 其主要原因是因為恐怕宗教力量影響政治. 而為什麼彿教能容納, 但基督, 天主教不能容, 所以說是其侵略性. 而陳主教在香港的言行, 很明顯是以宗教力量干預政治, 這樣中央只會更相信不開放給天主教及基督教是正確的做法.

就個人而然, 陳主教在佈道會或其他教會聚會的地方表現如何, 但就在對外的言論實在有違一個主教的身份, 直接影響教會聲譽, 亦破壞了部份教徒與教會之關係, 而最大的問題是陳主教覺得完全沒有問題. 我想如果樞機主教的重要性比地區主教還重要, 為什麼一個連主教都做不好的教徒, 會能夠擔當一個可以有權投票選教宗的一個重要職位?!

Ignatius


Posted -
2006/2/21 上午 08:17:08

果真是語無倫次,辭不達意的代表作.

edward


Posted -
2006/2/21 上午 08:36:35

「階級是天主教的產物,而不是上帝屬意的」。這也許可以繼續討論。

何謂階級?何謂屬意?

陳主教以「主教」名義所作出的任何言論,亦不表示教友就必須予以信仰上的認同。

上文作者並非語無倫次,而是語意含混。他認為若有人主張政制民主,則必須同時主張教會民主和校政民主。在此情況下,「民主」的意義就變得口號化了。

simon


Posted -
2006/2/21 上午 10:59:28

語無倫:

你的見解只要不含誹謗,是可自由表達的。我尊重你自由表達的見解,雖然不同意。

樞機主教的任命,是聖神的引領,不是一人一票選舉。

至於「階級」,有人的地方就有階級,一家佛寺,也有主持和小僧。

再說,神父或主教,是耶穌的僕人,他們是來服侍世人的。

祝平安。

edward


Posted -
2006/2/21 下午 04:50:40

西滿兄:

樞機主教的任命,也許只能在很「廣義」的情況下,說是聖神的引領。

simon


Posted -
2006/2/21 下午 06:17:26

我是相信教宗任命一個樞機時,是有聖神的帶領。不是嗎?

Cecil


Posted -
2006/2/23 上午 09:35:35

從積極方面看, 應該即使不同意陳樞機言論的教友, 也認為這晉升是件好事.
昨晚李亮神父和林兄弟在有線資訊台解說得清楚 - 樞機是最接近宗座的品位, 即是和宗座之間直接溝通, 那麼, 各位'不滿'或'反對'的主內弟兄, 不是應該更加'安心'了?

KP


Posted -
2006/2/23 下午 07:21:37

唉! 共產黨中宣部標準文章.

各位教友無需動氣. :)



simon


Posted -
2006/2/23 下午 10:15:08

KP,

不好這樣標籤人家。大家都是自由開放地討論事情。
只要不歪曲事實,意見大可自由。

陳主教升為陳樞機,有人開心,有人不高興。世界就是這樣的。

語無倫


Posted -
2006/2/24 下午 01:17:53

“陳主教以「主教」名義所作出的任何言論,亦不表示教友就必須予以信仰上的認同。”
沒錯, 但以主教身份作個人言論, 就是有失身份.

”他認為若有人主張政制民主,則必須同時主張教會民主和校政民主。在此情況下,「民主」的意義就變得口號化了。”
為什麼教會和校政民主就會是口號化, 而政制民主就不會? 其實正正相反, 政制的民主反而只是口號化, 因為他們(部份人士)實際要的是普選, 這是有分別的.我看不出校政多了民主成分有什麼問題, 反而校改牽涉的只是數十間學校, 只要教會同意就可以輕易推行, 這才不是什麼口號. 這是實實在在有科案, 家長老師也同意下的校董會改革. 而教會就只懂反對, 從來都沒有想過討論. 只是以有礙辦學理念為由拒絕, 這才是口號化!

"昨晚李亮神父和林兄弟在有線資訊台解說得清楚 - 樞機是最接近宗座的品位, 即是和宗座之間直接溝通, 那麼, 各位'不滿'或'反對'的主內弟兄, 不是應該更加'安心'了? "
不明白, 為什麼陳主教能和宗座直接溝通, 為什麼能令不滿或反對陳日君言行的弟兄更加安心?

“唉! 共產黨中宣部標準文章.”
哈哈, 若果這是事實, 那麼陳主教之所以被任命為紅衣主教的原因, 不是因為聖神的引領, 是因為教宗非常不滿大陸對天主教的打壓, 而作出的抗議了. 還有早前教宗的宣言說, 教會的角色不是干預政府的運作. 而那話說了不久, 陳主教就化身成樞機主教, 這又是什麼一回事? 難道是做了不該做的事, 反而有得進升, 這是什麼鬼道理?

Ignatius


Posted -
2006/2/24 下午 01:26:00

我建議閣下看了天主是愛通諭才作評論,這比較公允.

語無倫


Posted -
2006/2/24 下午 02:47:22

通諭長達七十一頁,其中第二部分,談及教會與政治的關係,當中寫鞳G「即使為了試圖達致最公義的社會,教會不能亦絕不應捲入政治鬥爭。教會亦不可及不應取代政權管治國家……公義社會絕對是政治活動的成果,而非教會努力的目標」。 政教分離, 這不是說得很清楚嗎, 我那樣說得不公允?

simon


Posted -
2006/2/24 下午 03:04:37

語無倫:

如果陳樞機以樞機的身分說:「打倒官員貪污!」你認為那算不算涉及政治?宗教領袖能不能碰呢?

這只是一個例子,說明政治和民生以至公義,是互相牽連著的。

如果教會只能講狹義上的神學,那麼關社組、正義和平委員會等等可以關門大吉了。

基督徒是應為公義作見證。看見不義而默不作聲,也是一種不義,好比見死不救。

Ignatius


Posted -
2006/2/24 下午 03:42:11

語無倫的引述並不是看了通諭,而是引述自報章.
肯定的是他並不知道是第二部份第幾點.

Ignatius


Posted -
2006/2/24 下午 03:43:08

通諭第二部份第28號:

"教會不能、也不應該自己介入實現正義社會的政治角色中。教會不能、也不應該代替國家。但同時不能、也不應該置身于為正義而奮鬥的範圍之外。應該通過理性的思考置身其中,應該喚醒精神的力量,沒有精神的力量正義不會發展,因為正義常要求捨棄。正義的社會不能由教會來實現,而是由政治來實現。可是教會特別要努力的為正義而向善的要求開啟人的理智和意志。"

Ignatius


Posted -
2006/2/24 下午 03:49:02

亚洲在教会未来中占据重要位置
by Bernardo Cervellera

教宗本笃十六世擢升三位亚裔新枢机,由此,使出席枢密会议的亚洲枢机人数增加到二十位,相当于北美的枢机人数。

如果再看到教宗所选择的是香港、首尔和马尼拉,而不是传统上历来由枢机领导的巴黎、巴塞罗纳和都柏林等总主教区,便可以更加鲜明地感受到其中的深刻意义。

显然,教宗的选择绝非是基于数字上的考虑的。与欧洲相比之下,香港(占3.5%)、韩国(占6.6%)和菲律宾(占83%,除东帝汶外,菲律宾是亚洲唯一的一个以天主教徒为主的国家)的天主教徒人数简直相形见怵。的确,上述亚洲教区是亚洲大陆上天主教徒的比例相对较高的。从总体上看,天主教徒平均占亚洲人口总数的1-2%。但是,亚洲的天主教徒与欧洲相比要活跃得多。至少50%的教友参与主日弥撒圣祭;新领洗人数以每年5%的速度增长。此外,根据新出版的《宗座年鉴》报道,亚洲的司铎和度献身生活的修会会士及修女数量明显增加(二OO四年度,增加了1,422人)。而同一时期,欧洲的同一数字却减少了1,876名。为此,在不久的将来,很可能有大批的亚洲司铎在欧洲传教。对于教会来说,亚洲是未来的大陆,不仅是从人员数量上看,也是从福传的角度来作出这样的评价的。亚洲几乎半数的人口(39亿,占世界总人口的三分之二),是由年龄在二十五周岁以下的青年组成的(而欧洲的人口数量明显下降)。此外,亚洲生活着世界上80%的非基督信徒。为此,教宗本笃十六世与先教宗若望·保禄二世都远见卓识地意识到,并不断重申“亚洲是我们在第三千年的共同使命”。亚洲新闻通讯社,也以此作为工作的目标和方针。

教宗在擢升香港教区主教以及首尔和马尼拉总主教区的总主教为枢机时,也同时揭示了教会所面临的挑战。

擢升陈日君枢机,意味着中国教会的合一。过去,陈枢机曾经在中国大陆修院执教,认识地上和地下教会的许多修生、司铎和主教。近年来,他巩固了地上和地下教会团体之间的关系,深受双方的尊重。与人们通常一惯所持的看法不同,陈枢机还因其明确的政治立场,受到了政界人士的尊敬。在中国自由主义者看来,他的民主斗争是中国体系走向非暴力改革的催化剂。唯一不欣赏他的,是专门监控教会的爱国会成员。陈枢机的擢升,也是向中国发出的讯号,中国天主教会不追求没有真正的和完全的宗教自由的、流于形式的外交关系。早在全球主教会议期间,当任命地上和地下教会各两位主教出席主教会议时,教宗的这一路线便已经十分明确了。梵蒂冈(和陈枢机)将彻底结束爱国会对任命主教和团体生活的控制,做为同北京建立外交关系的前提条件。

选择韩国首尔总主教区的总主教,不仅是将目光聚集到了北朝鲜,同时也是关注生命与家庭。充分说明了试图铲除冷战后的最后残渣余孽和蒺篱,同时,也是为了使充斥着核威胁、人民不断死于饥饿和独裁者的残酷统治之下的北朝鲜重新回到国际社会的大家庭。

郑枢机是一位生命与家庭的积极捍卫者。在伪克隆技术的先锋黄禹锡的面具被彻底揭开之前,郑枢机义无反顾地在韩国社会和教会中捍卫胚胎的尊重,呼吁开发成人干细胞的研究工作、更多地关心穷人,加强援助穷人的组织的力量。

选择菲律宾首都马尼拉的总主教,标志对整个亚洲大陆的福传的支持。数以百万计的菲律宾人,广泛分布在亚洲大陆和世界各地。他们做家庭帮工,或者从事其他职业。为了善度自己的信仰,他们不惜在沙特阿拉伯、在马来西亚受到迫害,甚至被捕入狱。但是,仍然坚定不移地在他们的雇主面前见证基督信仰的生活。而且,在菲律宾家庭帮工见证的基督信仰感召下皈依的无神论者和佛教信徒并不少见。

最后,值得强调的是,香港、首尔和马尼拉都十分关注穷人,也是教宗的通谕中所阐的“爱的奇迹”的地方。在马克思主义失败之后,不断探索谋求基督信仰的社会正义道路。

edward


Posted -
2006/2/27 下午 12:15:34

看此欄的討論,使我想起了一節聖詠:

「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了筵席;
 在我的頭上傅油,使我的杯爵滿溢。」(詠廿三5)

kp


Posted -
2006/2/27 下午 04:50:38

感謝 Simon 你提點我維護他人發表不同意見的權利.
謝謝你的關懷.

Simon 兄你那句 "世界就是這樣的" 說得真好.
唉, 我們作為基督徒的, 當我們面對世界的不義時, 如果忍住吾出聲, 我們就對不住真理, 對不住天主....
好啦...出聲啦...又被人鬧...唉.......

其寫我們談論到的關於政教問題, 除了教宗"天主是愛"通諭外, 也可參考 Doctrinal Note on some questions regarding the participation of Catholics in political life :

http://www.catholic.com/library/ChurchDoc1.asp

這裡有幾句很精采的和大家分享 :
Finally, the question of peace must be mentioned. Certain pacifistic and ideological visions tend at times to secularize the value of peace, while, in other cases, there is the problem of summary ethical judgments which forget the complexity of the issues involved.

** Peace is always «the work of justice and the effect of charity» .[Catechism of the Catholic Church,No. 2304] It demands the absolute and radical rejection of violence and terrorism and requires a constant and vigilant commitment on the part of all political leaders...........

The Council exhorted Christians «to fulfill their duties faithfully in the spirit of the Gospel. It is a mistake to think that, because we have here no lasting city, but seek the city which is to come, we are entitled to shirk our earthly responsibilities; this is to forget that by our faith we are bound all the more to fulfill these responsibilities according to the vocation of each... May Christians...be proud of the opportunity to carry out their earthly activity in such a way as to integrate human, domestic, professional, scientific and technical enterprises with religious values, under whose supreme direction all things are ordered to the glory of God».

simon


Posted -
2006/2/27 下午 05:49:53

語無倫:

或許這樣說,你會舒服一點:

「樞機體制是教會設立的一種職務,並非建基於神律,亦不是神品(聖秩)的一個等級。」

simon


Posted -
2006/2/27 下午 05:52:41

kp,

申張正義很多時是要付出的。被人罵兩句很平常,別忘記,耶穌和之後很多教友,是被殺的!活在宗教自由的香港,是很幸福的。

Cecil


Posted -
2006/3/2 下午 05:19:26

"(Peace)demands the absolute and radical rejection of violence and terrorism."
不知'語言暴力'是否也入於上述的 violence and terrorism?
真希望答案也是肯定的.
阿門.

語無倫


Posted -
2006/3/8 上午 10:56:08

“說明政治和民生以至公義,是互相牽連著的。”
如果你說的是對的, 那麼天主教就不應去辦學, 應該致力達到執政的目的;
教徒都不應去讀神學, 而應該去讀政治學. 因為只有從政, 甚至執政才能伸張公義,
才能有實權改善民生, 否則都只係得個講字.
所以天主教該是時候想想, 辦學是不是有意義, 從政是不是更有意思, 政教應該合一.

還有我覺得宗教應該有他們的原則, 既然他們認定聖經是神的話語. 為什麼還要衍生什麼”通諭”, 以自己的意思代神去講話? 神的話語應該是歷久彌新, 或許需要稍加解釋, 但決不是自定什麼理論去取代聖經教化世人的目的. 所以離開了聖經, 所表達的說話都不能代表神, 或其宗教. 為什麼這堛漱H喜歡引用其他權威的說話, 而將聖經棄而不用, 是否因為聖經堛滷邽q根本沒有引用的價值. 教徒思考脫離了聖經, 嚴格來說而不是真正的教徒了.

Cecil


Posted -
2006/3/8 上午 11:21:57

老哥是否新教弟兄在下不知.
但若果'通諭'不算是根據神學和聖經編寫的訓導, 那麼是啥?
有問題的話, 問題是否一定出在文化身上? 看事物的角度也往往不止一個.
個人覺得, 若果要不同意主教, 那麼, 閣下準可引聖經據教典來跟主教'過招'的.

KP


Posted -
2006/3/8 下午 04:48:05

[ 為真理作見證 ] 從來都是基督徒的重要任務.
耶穌曾經說過祂來到世界上的任務就是要為給真理作證.

若望福音18:37 -- 於是比拉多對他說:「那麼,你就是君王了?」耶穌回答說:「你說的是,我是君王。我為此而生,我也為此而來到世界上,為給真理作證:凡屬於真理的,必聽從我的聲音。」

不單是主教, 神父, 修女, 就算是我們每一個教友, 我們都有責任同義務宣揚真理, 宣揚正義.和平是建基於正義, 公平和仁愛之上的. 因此, 向邪惡底頭, 縱容不義並不能帶來真實的和平.

依撒意亞書32:17 -- 正義的功效是和平,公平的碩果是永恆的寧靜和安全。
Isiah 32:17 -- Peace is the work of justice and the effect of charity.

陳日君樞機爭取民主, 維護人權, 公義, 保護小數弱勢社群, 反對政府侵吞私人辦學權利.
他的做法正是每一個基督徒的榜樣. 也完全附合我們天主教會的訓導.

KP


Posted -
2006/3/8 下午 04:49:30

[ 為真理作見證 ] 從來都是基督徒的重要任務.
耶穌曾經說過祂來到世界上的任務就是要為給真理作證.
若望福音18:37 於是比拉多對他說:「那麼,你就是君王了?」耶穌回答說:「你說的是,我是君王。我為此而生,我也為此而來到世界上,為給真理作證:凡屬於真理的,必聽從我的聲音。」
不單是主教, 神父, 修女, 就算是我們每一個教友, 我們都有責任同義務宣揚真理, 宣揚正義.

和平是建基於正義, 公平和仁愛之上的. 因此, 向邪惡底頭, 縱容不義並不能帶來真實的和平.

依撒意亞書32:17 正義的功效是和平,公平的碩果是永恆的寧靜和安全。
Isiah 32:17 Peace is the work of justice and the effect of charity.

陳日君樞機爭取民主, 維護人權, 公義, 保護小數弱勢社群, 反對政府侵吞私人辦學權利.
他的做法正是每一個基督徒的榜樣. 也完全附合我們天主教會的訓導.

頁:  1 | 2 回 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