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登入
<<<

名稱: 密碼:

加入 | FAQ | 聯絡我們
全部區域 > 我們的教會 > 香港教區 > 陳日君樞機品行系列評述之一

頁:  1 | 2 回 應
作者 內容

logoman


Posted -
2007/1/6 下午 10:02:39

論盡神學管理員:
這貼文因違反本討論區貼文守則第三項而被刪除,如有任何疑問,請電郵至admin@theology.org.hk與我們聯絡。

logoman


Posted -
2007/1/6 下午 11:31:01

論盡神學管理員:
這貼文因違反本討論區貼文守則第三項而被刪除,如有任何疑問,請電郵至admin@theology.org.hk與我們聯絡。

logoman


Posted -
2007/1/6 下午 11:32:05

陳日君樞機不懂中國教會



陳日君樞機主教往往給廣大香港教友乃至教宗本篤十六世本人一種諳熟中國教會事務的印象,果真如此倒也是主內兄弟之福。其實,陳主教不過是一個井底之蛙而且,何以見得呢?從他對內地近期一連串自選自聖主教事件的胡說八道就可以略見一斑。教友們可以回顧一下往事:一九八八年七月,教宗保祿二世曾發佈文告公開開除了法籍總主教力菲爾及由其私自祝聖的4位主教的教籍;所以如此嚴厲,的確因為他們自聖主教違法了教會《法典》751條,及觸犯教會《刑法》1382及1364條,因而犯有裂教之罪。然而對於無神論共產黨執政的中國大陸,情形絕非雷同。但是,稍懂一點教會《法典》的聖賢都應該知道,《法典》12條第2項明文規定:「普通法對於某些指定的特別地區並不適應的,凡在該地區實際居留的人們均可免於遵守。」這就是講,教會《法典》只要求所謂「一般地區」的教會人士遵守,而「特殊地區」的教會人士則可因應免除約束。因為種種眾所周知的原因,目前內地天主教會仍受中國政府和愛國會控制,整個中國教區(除臺灣、香港、澳門外)都在共產黨政權的管轄之下,無疑屬於「特殊地區」。內地聖職人員身不由己,無力遵守,根本不應能受到一般教區自聖主教的「自科絕罰」。其實,內地的神職人員並非存心違背《法典》,他們在在良心上都是願意遵循《法典》而與教宗共融的,只是因為現實條件難以遵守他們暫時無法遵守的法律。正因為如此,偉大而智慧的教宗本篤十六世並沒有過分指責內地自選自聖主教的當事人,並沒有發佈命令讓他們「自科絕罰」。有理由相信,主教必須由教宗任命這條教會法律,於內地教會而言,恐怕仍會在一個相當長的難以實行。因此,只有在深入理解教會《法典》的基礎上,深諳中國內地的實際情況,合情合理地理解內地神職人員的苦衷,有禮有力有節地與中央政府談判,制訂適應中國情況合約,正面而積極地推動中梵建交,才是根本解決問題之道。

然而,陳日君主教似乎根本不懂教會《法典》,硬要把中國教區視同為歐美、視同為香港,不但口口聲聲要教宗給予他們「自科絕罰」,還不斷以此攻擊中國政府打擊宗教自由,瞎篇亂造所謂中國政府綁架強迫主教進行非法祝聖。這樣於內地廣大牧民有何益處呢?除了陳主教頭上的反中鬥士的光環更加明亮以外,對於解決內地自選自聖問題毫無一點幫助。由此可見,陳主教根本不懂中國人天時、地利、人和之道,只是圍繞自身的一己之私玩弄教宗及教友于香港政治爭拗,把教宗渴望向中國大陸傳播福音、教化眾人的偉業捆綁在他奪取香港主教乃至樞機主教的戰車上。其表面上像擬堅定維護聖統制的鬥士,其實他的所作所為只能令聖統制在中國大陸的實行更加遙遠。像這樣不諳中國教會情況,盲目胡來了主教,如果真的當上「中梵關係小組」掌門人,亦或者繼續在香港當主教至08年,其後果不想而知。所以,教會中的有識之士應該出來為內地神職人員出來說說公道話,不要再讓陳主教蒙蔽了!

logoman


Posted -
2007/1/6 下午 11:32:29

讀《特區無良心,中國封殺我》有感



早前讀《信報》張笑容文章《特區無良心,中國封殺我》,已深感陳日君主教僅有樞機之名,而實無樞機之智。看到香港討論區這樣多朋友評論主教,亦有感而發,講幾句與大家交談。陳日君出席港臺《清談一點鐘》節目,提出的一些問題是非常沒有水準:

一是說特區無良心,陳主教只看到教會對香港教育做出貢獻的一面,卻沒有看到香港政府資助教會發展的一面。無錯,教會在特殊的歷史背景下承擔了政府交辦的教育事業,極大促進了香港的教育事業;但同時借政府投入的教育資金和資源使教會學校得到了史無前例的發展,從而才形成了香港今天六、七十萬眾的天主和基督教徒,試問,如果教會學校不搞宗教傳播,當年教會會為政府開辦學校嗎?這也正是陳主教反對「教本條例」的原因所在。明明是利用政府資源發展了教會而受益非淺,不感謝香港政府反倒說政府「無良心」,公理何在?何況政府「教本條例」並無限制教會學校傳播宗教,如按陳主教所言放棄政府資助的學校教育,又于教會發展何益之有?這樣弱智欺世的主教何以帶領香港教區,難道不值得廣大教友深思嗎?」

二是就內地最近在徐州自選自聖王仁雷事指稱「是因為宗教局和愛國會沒有聽從上級意願,才會做出沒有顧全大局的嚴重事情」。號稱非常熟悉中國情況而自薦專責中國事務的陳主教,竟然連中央政府的行政運作都不懂,又何以出任仍在霧裡雲裡的「中梵關係小組」的掌門人呢?不說愛國會是否被政府控制而要按政府意圖辦事,難道國家宗教局也不受中央政府領導而能獨立於管轄之外嗎?其實,陳主教並非弱智糊塗到如此地位,只是極盡欺騙教友和挑撥離間之能事而已。這樣專心與中央政府對抗的陳主教,試問又如何能在萬分複雜的中梵關係中贏得中方的認同而與他坐下來談建交問題呢?此君果真出掌「中梵關係小組」,怕是教宗本篤十六世的一番美意只好泡湯了。

ilove


Posted -
2007/1/7 上午 12:16:29

天降大任于陳日君樞機
據近期傳媒報導,義大利某一教會刊物披露,羅馬教廷將成立由香港主教陳日君出掌的中梵關係小組。雖然陳樞機已公開聲明未獲教廷有關消息,但他在香港的角色和正權主教的繼任人選卻再次引發海外傳媒的關注和評論。
毫無疑問,關心中梵關係的人士自然會留意羅馬教廷和北京的反應。教廷保持沉默,大陸則有一個無名氏『權威人士』,通過香港的親中報章稱『北京與羅馬教廷亦有自己的溝通管道,目前仍很暢通』,成立小組的『可能性很低』,雖隻言片語卻難掩飾大陸的某些人士欲推出陳日君樞機於中梵談判之門的真實心態。
多年來,中梵關係問題因其政治權力和宗教信仰的絞纏、歷史的怨恨和現實的敏感而使中梵雙方費盡心思舉步維艱;亦造就了海內外一些所謂的『中國教會問題專家』和中梵關係問題的『權威人士』,以『舍我其誰』的氣勢而充滿激情地奔波於羅馬與北京之間。然而,近年來讓人們先後看到的結果卻是:
打著『教宗密友』招牌的法國艾切卡雷老樞機,雖被海外教會視為『北京的老朋友』,在2000年『封聖事件』前夕『主動請纓』赴中國,卻要洗耳恭聽北京官員『做人做事的大道理』。前兩年傳言被授教宗密旨的義大利聖艾智德團體,據稱已與北京學人共同打造出一片中梵關係的光明前景,相關新聞被海外傳媒炒得讓人興奮莫明卻似乎很快偃旗息鼓。接著而來的就是比利時丹尼爾斯樞機意興奮發地赴大陸,被人誤以為是中梵關係的『破冰之旅』,卻很快因北京拒絕由教宗邀請的中國四個主教出席世界主教會議而被人淡忘。今年4月底和5月初,北京舉行未經教宗任命的昆明馬英林和安徽劉新紅主教祝聖儀式,教廷迅即發表聲明予以譴責。話音尚未落,在北京事前的策劃下,幾個教廷重量級樞機稀婼k塗地在俄羅斯與馬英林握手道賀。更有意思的是,甚諳中梵關係事務的切媮`主教在於今年7月初結束中國的訪問後,一粒聲不出兩手空空回到了羅馬。
於是中梵雙方又沉入一片寂靜之中。
近二十多年來中梵關係所經歷的曲折波瀾,一次次讓自以為『老馬識途老當益壯』的教廷高人『撞板』;也一次次地使效法利瑪竇意圖借助當今中國的『士大夫階層』而影響『朝廷』的海外『中國教會問題專家』汗顏。也就在一次次令長久以來翹首企盼中梵佳音的人們失望之餘,驀然回首,香港的主教陳日君樞機就在人們的眼前。
陳日君樞機曾於上世紀八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中在大陸教會默默耕耘七載,今日中國教會年輕一代的主教神父大都是他的學生,可謂桃李滿神州。當年的陳神父雖然現已升為樞機,但大陸天主教會的年輕一輩,仍然視陳樞機為良師益友而時時求教。不僅如此,陳樞機對中國教會現狀之把握,對中國宗教政策之瞭解,對中梵關係癥結之洞察,在筆者來看,所謂的『中國教會問題專家』亦應拜其門下修煉幾年。幾年前,就在外界指責陳樞機被北京『封殺』而成為中梵建交障礙之時,陳樞機卻被邀請赴內地一遊而令『中國教會問題專家』和『權威人士』大跌眼鏡。這不僅證明只有陳樞機多年來所走的路才真正通到了羅馬和北京,也顯示陳樞機是推動中梵關係正常化最合適的人選,由陳樞機出掌教廷中梵關係小組應是教廷的最佳選擇,北京也理應為之雀躍。
受中國傳統文化薰陶的中國人深信『天意不可違』,有著天主教信仰的天主教友也深信天主聖神的奇妙安排。教宗本篤十六世於今年二月宣佈擢升陳日君樞機,而近期又明確要他多關心中國教會事務,這正是天降大任于陳樞機。處理中梵關係問題,陳樞機應當仁不讓。對於羅馬教廷而言,需要他這個良將,對於北京而言,需要他這個有著中國血脈的樞機。

ilove


Posted -
2007/1/7 上午 12:18:58

陳樞機,你為聖座處理中梵關係好!

中國天主教愛國會,近日委任江蘇徐州主教,給處於低潮的中梵關係,澆了一盆冷水。教友們都急在心頭,甚至有的教友的怒火,已燒到了心頭。
今年的四月至五月期間,天主教愛國會不顧聖座的反對,委任了安徽、昆明教區的主教。當時相信我們也會和聖座一樣著急和不滿,當然,我們是堅信:天主總有一天會審判他們的。
自從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後,當局就未放鬆過對大陸基本人權、宗教信仰、新聞出版自由的控制和打壓。無數的神職人員被驅趕、關押、甚至處以極刑;聖堂被毀、教產被霸佔,當局就是以此剝奪天主教向天下萬民傳揚福音的權利。
一九五一年中梵甚至斷了交,有人以為廣大大陸子民,與聖座的親緣,就此可一刀兩段了。然而大陸的天主教並無因此而消亡。在天主聖神的帶領下,中國大陸的天主教友,已增加了好幾倍,有人說已有一千五百萬了;有超過六千間聖堂、一百零三位主教、超過三千名神父和五千名修女,更可喜的是在那一千五百萬的教友中有近八百萬是地下的呢!
無論情況如何,中梵關係正常化,可令中國天主教會真正成為完成福傳使命的工具,可令更多國人信服福音。正當我們翹首期待中國天主教會與羅馬教廷的共融;期待中國天主教會前途無限量的時候,香港教區主教陳日君被擢升為樞機;最近又傳來喜訊,聖座要他多關心中國事務;多處理中梵關係。近日陳樞機公開表示,梵蒂岡並未設立中梵關係小組,若有新設機構,根據以往慣例多由梵蒂岡國務卿掌管。陳樞機太過謙遜,由他出掌中梵關係小組,是理所當然的事情,香港教區一直擔當著羅馬教廷與中國天主教橋樑。過去梵蒂岡的溫和並沒有換到中國的善意,陳樞機強勢主導才能真正救大陸教友于水火之中。我們相信,聖座是會信任香港樞機,會發揮香港教區作用的。
陳日君樞機雖然早年已離開大陸,但他十分瞭解其家人和親屬在大陸所受的宗教不自由的痛苦。八十年代之後又深入過大陸培養神職人員,透過非官方交談,大陸不少神職人員和他保持聯絡,向他反映大陸宗教自由的真實情況,因此他十分清楚宗教自由,是每個人的基本人權,是不應受到任何權威、力量、以及壓力或政治幹預和影響,聖座完全可以透過陳樞機見證和持續見證,有人因宗教信仰而受苦、受迫害。因而促進聖座以建交為手段,讓宗教得到自由、讓大陸的教友解脫痛苦,也因此令宗教與政治無關。
陳樞機不但受香港教區教友的愛戴,而且深受中國內地教友的愛戴和歡迎,因此未來在他履行中梵關係小組的職務時,可以為中國教會、尤其地下的八百萬教友發言,並且能及時捍衛他們的人權和自由。在此同時陳樞機將有更多機會,向聖座報告中國教會的情況。
聖座必將選擇陳樞機。在教會的使命中,外交關係不是主要的,它只是其中一個工具而已。中國政府必須接受教會,就是自由的、獨立的、普世的,而並非是它們所想那樣,成為民族主義的馴服工具,因為我們的陳樞機是永遠不會被強權所屈服、被強權所約束。
陳樞機的社會活動,和他參與的公民活動,已令人們對天主教會感興趣,也使一些人走近天主教信仰,筆者就是在他的影響下主動認識天主教會,並參加慕道班。因此難怪今年領洗人數不會比往年少,相反比今年還多呢!

ilove


Posted -
2007/1/7 上午 12:20:19

好嘢!陳樞機

聖座選擇以敢言見稱的「反叛主教」,來擔任中梵關係顧問的消息,被香港的傳媒爭相報導。這一消息,在香港主權回歸九年後,在如此商業化和現代化的城市中,給市民留下十分深刻的印象。
香港是中國與西方之間的橋樑,可是天主教友在香港的人口比例不大,許多市民認為天主教是外來的、陌生的。但由於陳樞機參與政治、社會活動、扶助弱勢社群的行動,已令香港市民認識和尊敬他,他已成了香港最有影響的人物之一。為此他曾被選為「風雲人物」。
陳樞機確實有好辯、好抗爭的性格,爭取港人於內地出生子女的「居港權」運動,是他反對政府的行動之一;他探訪那些被捕並在獄牢堛A刑的人;他為那些參與絕食抗議、靜坐示威的人打氣;他在許許多多公開示威活動中發言。他始終如一,公開、堅定地、嚴厲地批評北京政府打壓宗教自由。
在反對「二十三條」立法的民眾運動中,陳樞機擔當過卓越角色。香港特區政府企圖籍立法而限制香港市民的自由和公民的權力,眾所周知的有關法例,終於在二○○三年七月一日大遊行所顯示的人民力量下,被迫撤回。
陳樞機在教育問題上,毫不動搖地反對政府的主張。當局要為新的教育條例立法,此舉將剝奪天主教會對三百所教區學校的管理權。在這些問題上,陳樞機與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的對立,日益尖銳。他置身於爭論的中心,毫不回避,即使被許多人,甚至神職人員指責,稱他是「政治領袖」,而不是宗教領袖,他也只是一笑置之,依然直率和敢言,繼續去履行教會的社會訓導,扶助社會中弱勢社群。他已成為「香港歷來最敢言的主教」。
陳樞機是慈幼會會祖鮑思高的忠實兒子,他富有牧民精神,十分關懷弱者和窮苦人;他和德蘭修女創辦的仁愛傳教女修會,有密切關係,他和他們一起,去關心社會的國家邊緣人。他花了許多時間去監獄探訪囚犯,使他們信仰天主。對於那些處於困境的人,尤其是對於那些被一些所謂高尚人士責難的人或不同國家的難民,他關懷備至。
在陳樞機的指導下,香港教區的正義和平委員會,不但在香港,而且在整個亞洲,都是屈指可數的富有朝氣、活力和勇敢的反政府組織之一。
陳樞機如今已不受中國政府的歡迎,被禁止往中國內地。但他卻是香港教區的領袖,這是一個華人司鐸最多、華人修會修士最多、華人教友最多的教區。雖然他在中國上海出生和長大,但他一生大部分時間在香港渡過。這一點也不影響他和中國神職人員保持密切的往來,因為他在一九八九年到一九九六年期間,每年都有半年去中國各省市為修院授課。當年他可以直接接觸和認識中國各教區的主教、神父、修士和教友們。
陳樞機曾任慈幼會省會長,懂多國語言,他出任樞機,已令香港天主教教區參與社會活動的立場更鮮明,他敢言的作風,可道出社會公義,提醒人們關懷弱小。陳主教晉升樞機後認為更需要關注內地教區,難以兼顧香港教區事務,早就向聖座提出辭呈,要求參加中梵關係小組的工作。傳媒的報導雖未經證實,但聖座安排陳樞機擔負中梵關係顧問無疑是合理。由陳樞機出掌中梵關係小組,就可以更加促進在大陸爭取包括傳教活動在內的宗教自由,對傳揚福音而言,是天主賜予的禮物,是上主眷顧的機會

Ignatius


Posted -
2007/1/7 上午 07:27:31

請求版主將這些貼文刪去.

logoman


Posted -
2007/1/7 上午 09:29:23

若admin动手铲这篇文章,則此讨论区不能保证基本的言论自由,即系某些人自己的論壇!

hongyizhu


Posted -
2007/1/7 下午 12:12:17

論盡神學管理員:
這貼文因違反本討論區貼文守則第三項而被刪除,如有任何疑問,請電郵至admin@theology.org.hk與我們聯絡。

hongyizhu


Posted -
2007/1/7 下午 12:12:56

香港是個彈丸之地,即使能在香港這個地方混到呼風喚雨的地步----成為民意的偶像、傳媒的寵兒、宗教的領袖----對比起整個華人社群,香港就顯得實在太小,太不過癮了。

時下不是很講究尋找市場嗎?開闢大陸市場,那可並不見得全是商家佬的事。陳樞機在大陸出生、在大陸教過書,深切地體會到幅員廣大的大陸、博大精深的中華文化才是一個社會政治領袖的絕佳舞臺。天主教誕生二千多年了,作為直接影響西方價值觀的天主教信仰已滲透到世界大多數地方,但唯獨在東方、在亞洲特別在中國,卻從來沒有真正進入過。這片上主從來未有真正征服過的土地,二千多年來,吸引過多少有獻身精神的傳教士們前赴後繼地去傳教。從唐朝的波斯商人、明末偉大的傳教士利瑪竇甚至到近年被封聖的120位中華殉道聖人,到今天,西方先進的科技已經主導了中國的整個經濟領域;西方的社會管理、生活方式亦成為中國人嚮往的目標,但西方的價值體系賴以建立的宗教信仰卻遲遲未能以合法的途徑在中國大陸得以傳播。

關鍵在哪里?

如果可以解決這個難題,那將成為教會福傳史上的偉人。但是以何種方式能讓中國人,或者準確地說是讓中國政府接受?中梵關係的僵局在主教的任命權,中國當權者害怕宗教的政治化。從中國歷史來看,中國從來也沒有政教合一的傳統,這也許是中華文化的特徵之一?即使是從「罷黜百家,獨尊儒術」的漢朝開始,從來都是以當權者為政治管理主體。孔教只是一種精神上的統攝。即使是今天能允許宗教自由,讓天主教成為信徒們的精神寄託,當權者也要讓宗教遠離政治,否則便沒有管治上的安全感。我們教會的使命是傳播上主的福音,是要拯救有罪的魂靈,我們對世俗的政治沒有興趣,如果我們想進入的房子的主人只是請我們坐凳子,我們又何必非要去睡它的床,蓋它的被,以至得罪了主人被趕出門?或者說我們以前遇到的其他房子的主人不是這樣的,他們很熱情請我們上床蓋被,但現在的主人待客的禮數就是這個分寸,我們就要尊重現在這個主人,否則連房子都待不下去。歷來成功的傳教士、聖人,都是這麼說和這麼做的----「成為一切的一切」。從耶穌、聖保羅到成功進入亞洲印度的羅伯特和中國的利瑪竇,無一不是切合當地的禮儀,因而,要進入中國,首先要接受中國,再讓中國接受自己。

但視中梵建交為餘生最大事業、口口聲聲號稱瞭解中國國情、並要以此指導教宗的陳樞機真正瞭解這個奧妙嗎?或者他在大陸浸淫的時間其實並不真正足夠到使他能真正理解一切。他高調介入世俗政治,行為偏激,是公認的「政治主教」,與教會的教義與宗旨相違背,而且陳日君樞機意欲主導中梵關係的談判,其自我表現、滿足個人領袖欲的膨脹應多於真正為中梵關係著想。可以說,如果不是為自己出風頭的話,至少也是一種謀略上的失策,他不僅沒有為梵蒂岡方面起好參謀的作用,反而幫倒忙,引起了中共的戒心----中方是否有必要如此匆忙地建交?

北京在五月份發表聲明,指出中梵一直保持暢通接觸,無需中間人介入,實際上是拒絕接受陳日君樞機介入中梵事務。然而,陳日君樞機以到期退休為由,要求教廷另行安排工作,多次強烈表達要求參與中梵事務,好去統領和協調教廷外交部和傳信部的對華事務,或者成為教廷主管中梵關係的「特使」。豈不知,在樞機主教中,他的資歷太淺,教廷唔可能滿足他的願望。更何況,中梵建交談判管道一直通暢,陳日君樞機卻是中國明確拒絕的談判對手。時至今日,教廷並沒有為他安排新職,陳樞機除了不滿、失落,竟提出中梵建交應先取消愛國會的講法。中共取消愛國會,必將造成另一個教難!陳樞機,天主賜予你的智慧去佐邊度?

hongyizhu


Posted -
2007/1/7 下午 12:13:28

陳樞機渴望執掌中梵關係小組,實在是因為厭倦了香港教區的日常教務。

做教區神職人員很辛苦,各位教友無不感慨認同,數之不盡的大小教務,像螞蟻銜食般,一點一點地經營著這個為教友與社會貧弱者所視為心靈歸宿的大家庭。更何況身為主教的陳樞機,說日理萬機也不為過。但也有多少教友在洗禮中因領受陳主教傅油的那一刻而銘記終身。主教的教務雖繁重,而這才是你的羊群們最期盼你做的事。

可是陳樞機卻厭倦了這日復一日瑣碎,枯燥,默默無聞的位置,它既上不了報紙的頭條,也引不起公眾的話題。今年是香港被教廷立為天主教傳教區165周年和正式教區60周年,陳日君作為教區主教,在教區重要活動、公開或內部講話及出版物上對此均沒有提及,陳主教的主要精力和心思都到哪里去了?我們知道,在泛民主派組織遊行、「燭光晚會」的禱告中肯定有陳樞機的身影,儘管我們沒有去現場,但電視畫面、報紙的大標題會告訴我們。陳樞機真忙啊。他忙到忘記了教區這麼重要的紀念日。

許多真正關心陳牧,真正體諒關心陳牧的信眾,都在這麼說,看看,主教前段時間忙到連記事本都丟了,唉,那麼就快多設一位主教助理吧,把這些沒完沒了地教務分擔了去。但是讓陳主教享受著做主教帶來的名譽權力,只做自己感興趣的事合不合理呢?

教廷的財政緊張,下撥給香港教區的經費也相應減少,香港教區雖有二十多萬信眾,但經常到教堂的僅五六萬人,捐贈款項十分有限,然而,陳主教感興趣的是政治,所以經費再緊張,也要捐贈七百萬港元給中文大學建立「天主教研究中心」,以培養關心社會政治人才。對這件事,許多神父和教友很不滿,但礙於其樞機主教身份不便公開發表異議。

大多數教友行動上對陳主教號召的一些政治活動就表現得相當怠慢,泛民主派舉行的遊行集會前的禱告到場人數寥寥無幾,陳主教卻樂此不疲。不少教友,其中不乏教區高層人士,都質疑陳的觀點、立場與教義相違背,質疑陳身為樞機和主教,不注重教務和福傳事業,卻博出位,追逐社會政治熱點,最終將阻礙教區的發展和中梵關係的改善。

Augustine


Posted -
2007/1/7 下午 01:32:28

教會中的有識之士應該出來.....說說公道話:

事實是:這所謂"愛國"教會,一旦成立,將不再是公教,即已裂教.

The Chinese "Catholics" Church under the CPA has, de facto, been declared schismatic (no longer Roman Catholics, they may call themselves Chinese catholics) by Pope PIus XII:

"they [some men] are striving by every means in their power to establish among you a 'national' Church, as they call it; and this Church, if it should come into being, would no longer be Catholic."

那些人盡力以一切手段在你們中間建立一個"國家/愛國教會", 但是這教會, 一旦成立, 將不會再是公教(教會)"
(教宗庇護十二世《致中華人民》通諭 1954年.

Pope Pius XII - Ad Sinarum Gentem, Oct. 7, 1954).

ilove


Posted -
2007/1/7 下午 02:12:06

YES!!!!!

ilove


Posted -
2007/1/7 下午 02:15:29

論盡神學管理員:
這貼文因違反本討論區貼文守則第三項而被刪除,如有任何疑問,請電郵至admin@theology.org.hk與我們聯絡。

ilove


Posted -
2007/1/7 下午 02:16:39

論盡神學管理員:
這貼文因違反本討論區貼文守則第三項而被刪除,如有任何疑問,請電郵至admin@theology.org.hk與我們聯絡。

ilove


Posted -
2007/1/7 下午 02:17:39

論盡神學管理員:
這貼文因違反本討論區貼文守則第三項而被刪除,如有任何疑問,請電郵至admin@theology.org.hk與我們聯絡。

ilove


Posted -
2007/1/7 下午 02:18:25

論盡神學管理員:
這貼文因違反本討論區貼文守則第三項而被刪除,如有任何疑問,請電郵至admin@theology.org.hk與我們聯絡。

ilove


Posted -
2007/1/7 下午 02:18:59

論盡神學管理員:
這貼文因違反本討論區貼文守則第三項而被刪除,如有任何疑問,請電郵至admin@theology.org.hk與我們聯絡。

ilove


Posted -
2007/1/7 下午 02:19:40

論盡神學管理員:
這貼文因違反本討論區貼文守則第三項而被刪除,如有任何疑問,請電郵至admin@theology.org.hk與我們聯絡。

ilove


Posted -
2007/1/7 下午 02:21:50

WOULD YOU KEEP SILENCE?

121212


Posted -
2007/1/7 下午 02:34:01

陳日君樞機主教往往給廣大香港教友乃至教宗本篤十六世本人一種諳熟中國教會事務的印象,果真如此倒也是主內兄弟之福。其實,陳主教不過是一個井底之蛙而且,何以見得呢?從他對內地近期一連串自選自聖主教事件的胡說八道就可以略見一斑。教友們可以回顧一下往事:一九八八年七月,教宗保祿二世曾發佈文告公開開除了法籍總主教力菲爾及由其私自祝聖的4位主教的教籍;所以如此嚴厲,的確因為他們自聖主教違法了教會《法典》751條,及觸犯教會《刑法》1382及1364條,因而犯有裂教之罪。然而對於無神論共產黨執政的中國大陸,情形絕非雷同。但是,稍懂一點教會《法典》的聖賢都應該知道,《法典》12條第2項明文規定:“普通法對於某些指定的特別地區並不適應的,凡在該地區實際居留的人們均可免於遵守。”這就是講,教會《法典》只要求所謂“一般地區”的教會人士遵守,而“特殊地區”的教會人士則可因應免除約束。因為種種眾所周知的原因,目前內地天主教會仍受中國政府和愛國會控制,整個中國教區(除臺灣、香港、澳門外)都在共產黨政權的管轄之下,無疑屬於“特殊地區”。內地聖職人員身不由己,無力遵守,根本不應能受到一般教區自聖主教的“自科絕罰”。其實,內地的神職人員並非存心違背《法典》,他們在在良心上都是願意遵循《法典》而與教宗共融的,只是因為現實條件難以遵守他們暫時無法遵守的法律。正因為如此,偉大而智慧的教宗本篤十六世並沒有過分指責內地自選自聖主教的當事人,並沒有發佈命令讓他們“自科絕罰”。有理由相信,主教必須由教宗任命這條教會法律,於內地教會而言,恐怕仍會在一個相當長的難以實行。因此,只有在深入理解教會《法典》的基礎上,深諳中國內地的實際情況,合情合理地理解內地神職人員的苦衷,有禮有力有節地與中央政府談判,制訂適應中國情況合約,正面而積極地推動中梵建交,才是根本解決問題之道。

121212


Posted -
2007/1/7 下午 02:34:38

然而,陳日君主教似乎根本不懂教會《法典》,硬要把中國教區視同為歐美、視同為香港,不但口口聲聲要教宗給予他們“自科絕罰”,還不斷以此攻擊中國政府打擊宗教自由,瞎篇亂造所謂中國政府綁架強迫主教進行非法祝聖。這樣于內地廣大牧民有何益處呢?除了陳主教頭上的反中鬥士的光環更加明亮以外,對於解決內地自選自聖問題毫無一點助益。由此可見,陳主教根本不懂中國人天時、地利、人和之道,只是圍繞自身的一己之私玩弄教宗及教友于香港政治爭拗,把教宗渴望向中國大陸傳播福音、教化眾人的偉業捆綁在他奪取香港主教乃至樞機主教的戰車上。其表面上像擬堅定維護聖統制的鬥士,其實他的所作所為只能令聖統制在中國大陸的實行更加遙遠。像這樣不諳中國教會情況,盲目胡來了主教,如果真的當上“中梵關係小組”掌門人,亦或者繼續在香港當主教至08年,其後果不想而知。所以,教會中的有識之士應該出來為內地神職人員說說公道話,不要再讓陳主教蒙蔽了!

121212


Posted -
2007/1/7 下午 02:35:09

中國政府所以要封殺陳主教,是人都心知肚明,無非就是陳主教過分介入香港政治事務。北京發言人於今年五月就曾針對陳主教高調回應,指稱無需「中間人」介入中梵關係;就算是梵蒂岡都有不少高官頗有微言,認為陳日君以主教身份鼓動香港和內地教友與中國政府對抗,更加加深了中國政府對天主教會的負面印象,甚至把天主教與推翻政府的「顏色革命」掛鈎,對天主教會的戒心越來越重。或者,陳主教真是認為自己的舉動是堅持自由民主及和平正義的理念,不過,他作為樞機主教更應該從教會的一貫立場和根本利益考慮,千萬不可「好心做壞事」。對於神職人員來講,教會牧者的首要任務無疑就是發展教會事業,對於教宗來說,早日促成中梵關係正常化,實現中國教會與梵蒂岡的合一共融,開拓教化廣大的中國牧區,才是教會的根本利益所在。教宗保祿二世提出「關心社會」,其實本意是要通過關社伸張正義、扶持弱小、安定社會、促進民生,以此彰顯天主教會的普世精神,以此感化廣大牧民投入主懷;絕非刻意借關社製造民眾分化同社會動盪,達到某些個人或教外社團的政治目的。

121212


Posted -
2007/1/7 下午 02:35:45

要開拓中國牧區,中國政府的認可和接納是一個不可逾越的屏障,教會只能夠因勢利導,坐下來與中共和氣交談,尋求共同都可接受的條件。客觀地看,中國政府在穩定壓倒一切、建立和諧社會的國策下,其與梵蒂岡建交的先決條件,必然是要求內地教會在可控的前提下服從於國家政治穩定的大局。然而,陳主教太過熱心於香港及內地政治,一次又一次地鼓動對抗中央的政治運動,不斷指責內地沒有宗教自由,這怎能不讓中共設防和封殺呢?有理由相信,對於中國政府而言,香港的主權治權,香港的政治穩定,無不重於中梵建交。試想,如果中梵建交後,也出來有幾個像陳主教這樣強硬與政府對抗的內地主教,中國領導人難道還能容忍下去嗎?陳主教總是堅信只有鬥爭中國政府才會坐下來談,甚至把希望寄託在中國共產黨政權的演變之上,其實大錯特錯了。眼下中國的綜合國力越來越強,並不受中梵建交與否所阻礙,相反在國際上的影響力越來越大,逐漸成為引導世界潮流的一股勢力,絕非香港教會推動的政治運動可以輕意迫其就範。陳主教主觀上期盼通過社會政治去爭取教會利益、推動中梵建交談判,然而卻與中梵雙方談判建交的初衷背道而馳,客觀上不僅阻礙了中梵建交談判,也使得已故教宗保祿二世和現任教宗本篤十六世打開中國大門的努力前功盡棄;隨著中國不斷以自選自聖主教回應香港教會幹預內地宗教事務,廣大內地教友與教宗合一共融的願望,亦因此走上步履艱難的歷程。試問,這個責任難道陳主教能承受得起嗎?所以說陳日君樞機背負的十字架真是好重,真不知他如何向教宗、向天主交代。但願陳日君好自為之,真正能以樞機牧職的智慧全心事奉上主。

頁:  1 | 2 回 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