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登入
<<<

名稱: 密碼:

加入 | FAQ | 聯絡我們
全部區域 > 我們的教會 > 聖召 > 論司鐸

頁:  1 回 應
作者 內容

Bro. Ignatius


Posted -
2007/6/6 下午 04:50:06

論司鐸
貴若瑟著 陳興翼譯

一、司鐸的身份

引言
修士們正在緊鑼密鼓準備領受鐸職,每人設法給自己的司鐸身份加上最後的功夫,雖然它的形(forma)來自祝聖禮,它的物(materia)卻由各自預備並帶上祭台。確定一個純正、和諧和完善的司鐸身份;正是準備登上祭台者的首要和最高的理想。試問:我們對組成司鐸身份的因素,是否擁有一個清晰、深入和有系統的一個認識?如果沒有,是否有危險變成一個不成樣的司鐸?因此,我想簡略的介紹司鐸身份的主要因素。此舉並不容易,因為司鐸是一個「偉大奧蹟」,亞爾斯主任司鐸聖維雅納曾說:「只有在天堂上才能徹底明白司鐸(的崇高)」。如果今世就明白,恐怕會死去,不是嚇死,而是愛死。鐸職帶來一連串的奧蹟。一位司鐸為他自己也常是一個奧蹟,一個信德的奧蹟,使人的理智震驚,一個來自天主的偉大和人性的微賤的奧妙,令我們永遠驚訝不止。

司鐸的身份有三個組成因素或基本的意義:

1. 基督感(Sensus Christi)
首先,司鐸的身份是以基督為中心,即完全集中於基督永遠大司祭的身上,他是各種司祭職的泉源、模型和典範。

1.1 在實質層面
司鐸的神印在靈魂上留下一個痕跡,致使他與基督大司祭和祭品相似和同化。司鐸的靈魂與基督的靈魂,建立一個特殊和獨有的關係:相似和結合。是一個奧秘的轉變,不只是象徵式的;而是一個真正的改變,基督的形(forma)印刻在司鐸的靈魂上,把她基督化,直至最深處。

司鐸乃基督第二,司鐸執行基督之職;這不僅有神學的意義,更有實質的意義,它涉及身為司鐸的組織本身。

1.2 在行動和職務層面
鐸職所產生的效果,就是基督真實地在司鐸內工作,猶如主要的工作者藉著工具在行動中一樣。在司鐸內真是基督在施洗、成義、祈禱、祝聖和奉獻;並且(即使是不完全的)真實地在教誨和宣講,司鐸是在那在教導、祈禱、赦罪和自我犧牲的基督活生生的伸延。基督和祂的司鐸在祭台上、告解亭、聖洗池、講道台、誦念日課經和從事宗徒工作時,成為一個不能分割的行動單元。

司鐸「以基督的身份」生活和工作。金口聖若望說:「當你見到一位司鐸獻祭(赦罪、講道、祈禱和祭獻),不要以為是那司鐸,其實是基督在伸著手獻祭;司鐸把自己的喉舌借給基督」。(《若望福音註釋》87篇N.4)

1.3 在心理和倫理層面
鐸職產生的效果是司鐸應該活出基督,應有基督的心情和心態。「你們該懷有基督耶穌所懷有的心情」(斐2:5)。使基督成為他的生命,他新的「自我」,他偉大的愛情,他的一切。

讓我舉出幾個例子:奉獻感恩祭時,司鐸該與受難和垂死基督的靈魂,建立一個生活和親密的關係,他正在演活基督的角色,司鐸應該把基督祭獻的心情作為他自己的心情,並效法基督,成為祭獻中的祭品而奉獻自己。

「司鐸乃祭品」、「即有祭獻才有司鐸」(聖奧思定);在祝聖司鐸典禮中,主教說:「請效法你們所做的」,就是說,你們自己要變成所奉獻的祭獻。

大聖額我略說:「你們舉行我主苦難的奧蹟,應該效法你們所作的…,應該把自己奉獻給天主,猶如祭品」(《對話》IV,59 )。聖額我略.納祥說:「沒有人能真正接近偉大的天主,我們的司祭和祭品,除非他自己成為生活和聖善的祭品,除非他奉獻自己,作為精神的祭獻…,否則,我連取用司鐸之名和穿上司鐸之祭衣也不敢」(《講詞》IIAPO1)。Bevilacqua神父說:「誰舉行祭獻而又不奉獻自己,猶如一件沒有人穿上的衣服,懸空的面具,一個吶喊的矛盾」。

一個司鐸若不想在祭台上演戲,就該把自己變成祭品,把自己的生命化為一台彌撒,即一份永不間斷的奉獻,恆久的祭獻,永遠的共融。從祭台上下來時,他改變了,變得日益肖似基督:他前往講道台、告解亭、課室、病人的床邊、人群中、寂靜中…,時時處處都帶著一道光輝,來自他的靈魂與基督之間結合的祭獻,宛如在一顆水晶後面見到的光芒,在他的聲音中人們聽到基督不可混淆的聲調。

以上所講乃司鐸神修的第一要素:「基督感」。一個司鐸所深入認識,熱情篤愛和徹底活出來的基督,乃是他偉大的愛情,唯一的法律,自己整個存在的靈魂;時常以基督的身份生活、思維和行動。若耶穌基督不變成你們生命的中心,你們的司鐸職便常是一件微不足道、無用和膚淺的東西。

2. 教會感(Sensus ecclesiae)
司鐸的身份,既是以基督為中心,也是教會性的,就是為了教會建設基督的奧體。如果司鐸與基督形成一體,那麼他與教會也是一體,因為教會非其它,就是世世代代延續生活和工作的基督。

2.1 在實質層面
司鐸本質的結構是為基督的奧體,司鐸是這奧體結構內一個重要的器官;其之所以如此乃來自教會,在教會內,且為教會。「為人民的益處…,避免群眾的離散」(聖多瑪斯《神學大全》3、9、65、al)。我們的司鐸職全部來自教會,因為基督把自己的司祭職託付給了教會;它本質上具有屬團體性、社會性和教會性的功能。

這教會性的特色不是我們司鐸職的一件外表裝飾,而是一個組成要素。按司鐸的本性,他是為建設奧體,是產生基督奧體的肢體,是時常傳達生命和能量給他所產生的細胞,他猶如奧體的脊骨或是神經系統。因此,除非是留在奧體內和為奧體而生存,他就沒有意義和理由存在。

2.2 在行動和職務層面
司鐸代表教會行動,代表教會去獻祭、赦罪、祈禱、講道。沒有以自己名義舉行獻祭的私人的司祭行動,他的一切行動都是教會性和團體性的,是「以教會的名義和委託」而舉行的。

「司鐸以教會的名義舉行神聖禮儀」(教宗碧岳十二世《天主的中保》)。日課經、彌撒聖祭、講道、施行聖事,絕不是一項個人和私人的祈禱和行動;卻常是基督奧體的肢體和行動。司鐸所做的,只是借出他的唇舌、心臟和明悟給教會–基督的淨配。即使他獨自一個人在一荒僻的聖堂獻祭、或在自己寂靜的小室誦念日課經、或在一灰暗的告解亭媗尼i解、或給一小組孩子講解要理,在這些情況中,司鐸仍「代表教會」行事;藉著他,整個教會在獻祭、祈禱、赦罪和教導。

2.3 在心理和倫理層面
司鐸時時處處該「代表教會」生活、思維、行動和祈禱,不停地、深深地活出「教會感」–「與教會有同感」。

在祭台上,他覺得猶如站在世界的高峰,或在教會跳躍的心臟內,因此,肩負起一個集體和社團的身份,宛如教會大家庭的大使和代表,呈現在天父面前,這大家庭無形地圍繞著祭台,團結在基督的聖體內,凡領受祂聖體的都成為一體;基督是愛的聯繫、統一的標記、與團結的食糧。

誦念日課時,司鐸絕不會把奧體首領的祈禱,貶抑至一項平常的個人敬禮,似乎日課經和玫瑰經的差別只在於:前者屬於團體性祈禱,後者則為個人敬禮。司鐸以教會性的心態,強調集體的字句,例如:「願主與你們同在」、「請眾同禱」、「你子民的祈禱」等等。

司鐸牢記自己是整個團體的官式祈禱者,基督奧體的聲音;他呈給天主的是貧困者的所有願望和需要,所有嬰兒的啼哭,臨終者的眼淚。在告解亭堙A他記得自己是教會的法官,教會倫理訓誨的護衛者,因此,要清晰準確的解釋原則和本份,同時,設法把倫理訓誨的忠貞不渝,和對跌倒者的慈祥了解溶合在一起。而且,行事要堅強,手段要溫和。

在講道台上,在講解宗教道理時,不論講或寫,他呈現在眾人面前,常常猶如教會的人員、教會的差遣和發言人,教會的代表和建設者,他與教會同感,非常忠誠的服侍她、愛慕她、為她生活和犧牲。

因此,一位司鐸還該:
1) 以活潑的信德堅信教會為基督奧體這個親密和超性的事實,跨越人性的表層;自己要感受到,而且也令人感受到,教會就是基督,就是今日在我們中間的基督。

2) 以赤子之心信賴教會具有基督用之不盡的恩寵,她充滿生命力和朝氣。

3) 以積極的服務愛戴自己的慈母教會–基督的淨配,貢獻自己的力量,促使教會更純潔、更自由、更至公。愛教會就是效法基督所做的:「如同基督愛了教會,並為她捨棄了自己,以水洗,藉言語,來潔淨她,聖化她…」(弗5:25)。

3. 他人感
司鐸身份的第三個特點是「他人感」,熱烈和無法抑制的救靈渴望,就是聖保祿宗徒所說的「我們的救主天主的良善,和祂對人的慈愛」(鐸3:4);聖安博主教說:「司鐸身為基督第二是基督愛的代表」,即把基督對人的愛以行為表達出來。這個基督的愛特別透過對貧困和罪人的同情來實現。

聖保祿在描繪基督大司祭的身份時,強調祂對人性弱點的同情:「因為我們所有的不是一位不能同情我們弱點的大司祭,而是一位在各方面與我們相似,受過試探的只是沒有罪過」(希4:15);保祿在另一處解釋,為了表示諒解和同情,基督來接近人,在各方面與人相似,除了罪過:「他應當在各方面相似弟兄們,好能成為一個仁慈和忠信的大司祭…。」(希2:17),他變得與我們相似,俾能了解和分擔我們的痛苦。

因此,難怪聖保祿在界定司祭職之本質時,在司祭主要的條件中列入「曉得同情」–「好能同情無知和迷途的人」(希5:2)。

共苦(Condolere)就是認識、了解、接近、相似,表示團結,分擔厄運和痛苦;變成他們中之一員。按保祿宗徒的語詞,「共苦」就是甘心情願為人的靈魂付出一切,並將自己完全耗盡(參格後12:15)。有時,「誰軟弱,我不軟弱呢?」(格後11:29 );有時,「對軟弱的人,我就成為軟弱的,為贏得那軟弱的人」(格前9:22);有時,「與喜樂的一同喜樂,與哭泣的一同哭泣」(羅12:15)–多麼有人情味;有時,英雄到幾乎不可相信的地步,「為救我的弟兄,就是被詛咒,與基督隔絕,我也甘心情願」(羅9:3);有時卻非常慈祥,猶如一位慈母說:「我的孩子們!我願為你們再受產痛,直到基督在你們內形成為止」(迦4:19 )。司鐸實踐這一切,不顧及自己,不苛求、不要求,絕不期待任何人給予任何報酬,他抑制心奡狐_的一點要求:施予並無條件的犧牲自己;「你們白白得來的,也要白白分施」(瑪10:8 ),「就如主怎樣施給了你們,你們也要怎樣施給人」(哥3:13 )。

一位司鐸如不置於施予的狀態,而一味的想接受,他就有危險變成一個最不幸的人,因為他比其他一總的人更容易遭到忘恩負義的待遇。不要喊著這樣的嘆息「Ahime, Ahime, Ahime」,過日子卻要呼叫「Anime, Anime」(靈魂,靈魂!)(其福Qrione神父語)。

司鐸是一個被人吞去的人,準備為一總的人服務,「凡口渴的,請到水泉來!那沒有錢的,也請來吧!」(依55:1)共苦不僅假設不圖私利,也包括去認識,去接近要相似的人:「善牧認識自己的羊,按著名字呼喚自己的羊」(若10:3 );同樣,司鐸該認識當代人的想法,設法接近他們,相似他們!但不失去相似天主和不遠離天主(富高神父語)。

Lieutie神父在法國知識分子中做了一項問卷,為探索今日的人向司鐸期待什麼?結果是,路上的人向司鐸期待充滿人情味,富於同情心。在Grasso神父所訪問的青年中,百分之六十期望司鐸更有同情心。

這些話,如果適當的了解和付諸實行,不僅表達出百姓的心聲,其實也是一個傳教的方法,司鐸身份的一個重要因素。

當我們親密地、廣泛地、不停地、以基督司祭的身份接觸到活生生的人時,請讓我們吸收發揮公教會司祭職的這三個幅度:基督感、教會感、他人感。

二、 給一位新司鐸的五項勸諭
1. 彌撒聖祭該是你日子中的太陽
設法了解它、體味它、活化它。別忘記,預備得最好的彌撒,就是舉行的最好的彌撒。奉獻你的每台彌撒,猶如你生命中的第一台、最後一台和唯一的一台。每一句話語該是一項宣言,每一個舉動該是一個神聖的標記。把你的彌撒化成你日常的生活,而使整個生命化作一台延續的彌撒。請記住,合上彌撒經書後,你的彌撒該延續在你的日常生活中。一個每天聖善地奉獻彌撒的司鐸,必不會鬧出傻事。

2. 日課經是你鐸職神火的最好寒暑表
一般說來,日課經是被一位冷淡的神父最先殘害的,即使要付出流血的代價,別容忍你的誦念日課經變成一連串的分心、疏忽和罪過。愛護她猶如你潔德的護盾,這是你在領受執事職時,從教會接受下來的。別當她是一項沉重的鎖鏈;相反,應視之如婚姻戒指,把你與教會、基督的淨配連在一起。在誦念日課經之前,先想想你在做什麼,藉著教會官式的祈禱思想你是什麼;你是在教會的心臟,你是基督奧體的喉舌!別只以「口誦」日課經為滿足,你應該以基督和教會的名義「祝頌」日課經。

舉行這祝頌時,該保持一個對話的調子,和一種親歷其境的感受;它是天主的事業,不是一項普通的頌讀,或一連串空洞、念咒語似的講話。給予每一句話該有的位置和意義,適當的給予每一時辰不同的意向。你要堅信,用你的日課經你能改變世界,遠勝過用你博學的演講或授課。

3. 辦告辦
定時和審慎的去辦告解,將救你的鐸職脫免膚淺、自欺、冷淡和災禍。真可惜,我們得承認,我們司鐸多麼容易疏忽去領受這件聖事。請記得,在你鐸職免不了的危險中,你的救星在於,有一個人能徹底了解你,有把握地領導你,並以慈父的心去支持你。如果因著你的過失,在那些時刻,當你自辯說:「我沒有人…」(若5:7)那你就有禍了!

4. 拯救人靈
拯救人靈該是你唯一的嗜好。你是為他們,而非為你自己成為司鐸。你應時時處處,為一總的人,真實地當司鐸;不僅在祭台上、告解亭內,但也在講書台上、馬路上。為了你鐸職的尊嚴,你該有一個非常清晰和毫不模糊的意識;每一個舉動或一句話都是該完全符合鐸職的。

你應該給予你的每項工作,即使是最世俗的,一個真正司鐸的靈魂。在你身上,司鐸要吸收其他一切。無論你是輔導員、教師、或長上,做此一切,務使你的青年和教友時常感覺到你是一位司鐸,你是他們的神父,他們的司鐸。

聽告解該是你的喜樂,尤其是聽兒童和少年的告解;司鐸和修道人該是你告解亭「特惠的顧客」不要令人等你。

每個星期一就要開始思索下個主日要講的道理。你的道理應來自你的默想,而不是抄「講道集」;要不停地,以生活,一對一地向一總的人講福音。

5. 愛德
擁有愛德該是你鐸職的靈魂和風格。要時常和藹可親地對待一切人,凡親近你的人,在你身上該見到我們救主的良善和慈愛。你要「相似祂」。準備為所有的人服務,能施予和造福他人,才算快樂。

要把眾人放在你之上,包括你的屬下;但不要變成任何人的奴隸。你的良善要堅強,不貪圖私利,不偏心,要出於超性動機。別欺騙自己,似存有一種出軌或脫離長上的愛德。我不厭其煩地給你重複;你要做一個「天主的人」,但也是你所處的時代和空間的人。

三、晉鐸三周年檢討
晉鐸以來,已經過了三年;即一段相當長的時間,可做一個深入有效的檢討。你們鐸職的樹木已長大到一個高度,可以看清楚它傾向哪堙C另一方面,它還相當柔嫩,如果需要的話,可以拉直。

各位:請原諒我如此冒昧;但我真是想和你們每一位來做一個坦誠的檢討。正因鐸職和降生是同一奧蹟的兩面,於是,那些威脅我們鐸職的典型錯誤,也是神學媦翿x的出位想法。

首先可能有一種沒降生的鐸職,就是天主性沒有攝取一個真實和完整的人性(Docetismus)。於是,有些司鐸不像真正的人,而像是「怪胎」;由高空掉下來的「太空人」,沒有人性,脫離人群,不曉得了解,也無法叫此時此地的人了解。他們忘記了,基督為了拯救世人,「從天降下…,取得肉軀…,而成為人」,「他願意在各方面與我們相似,只是沒有罪過」(希4:15)。如果我們是人類和天主之間的橋樑,那麼他的一端應該堅實地跨在人性的一岸.人人都可以前來,因為橋樑正是為他們而建造的。

但是也許我們最嚴重的危機恰巧相反;就是一個俗化的鐸職,人性沖淡和窒息了天主性行(Monophysismus)。於是,可以看到一幕悲慘的情景,有些司鐸,或許是能幹的教授和優良的組織人員,但已不是天主的人,也不是基督活生生的顯現。他們類似某些教堂,改成了博物館。

其實,有一個不會錯誤的儀器,可以測量到鐸職的實質:就是祈禱。這是一位司鐸的首要任務。其他一切有其重要性,都隨之於後,否則我們將變成另一類的橋樑,失去了另一端:就是失去連接天主的那一端。

最後也可能有一種變了型的鐸職,偏向(Nestorianesimus)就是一個分裂的鐸職,天主性和人性平行存在,沒有結合。在祭台上是司鐸,但在講書台上、人群中卻是平信徒。這條橋樑的兩端俱全,但缺少了中間的那一段,無法把兩端連接起來。

一位真正的司鐸,永遠該是一位完完全全的司鐸,而且是百分之百的司鐸,即使他是一個百分之百的人,但他由堥鴠~,由上到下,無論哪一部份,都應是不折不扣、扎扎實實的司鐸。人性和司鐸完全地結合到一起,猶如基督的人性與天主性結合在一起。即使是最世俗的工作,都該由一個清晰和不蒙蔽的司鐸意識來推動。

頁:  1 回 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