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 2020年度
# 31
2020年05月23日
  奇妙之旅   宗三 張啟明 

「他的名字要稱為神奇的謀士、強有力的天主、永遠之王、和平之王。」(依9:5)每年在聖誕節聽到這段有關默西亞的描述都不以為然。直到最近過去12個月在香港及自身身上所發生的就有所不同理會。

約12個月前,即2019年五、六月間因修例而引發的社會運動,基本上延至現今也未平息。人禍之可怕可見一斑。人的驕傲、漠視他人,傷害之深,尤以掌權者為甚。若不受約束,傷害之大之深是那麼沉重。當權者為求己益將執法的警方作為磨心以致發展成社會撕裂,將法治執法守法模糊不清。剛剛正好上課是社會倫理。從信仰角度怎樣看待,教會亦應怎樣回應。人總是躲懶的,總希望天主或有人給自己一個清晰的答案與方向。但往往答案不是經自己尋覓、創建,而由他人來的,總是並不是最適合的。人習慣用二分法:非黃即藍,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以偏概全,不需深慮便下評論。但現實並沒有那麼簡單,初心並不與行動手法吻合;警方因撐團隊形象而不理個別不公不義的實況;示威者為求近益而捨本意,影響個人及社會長遠健康發展;雙方不能承認大家都有錯,誤解認錯就代表全盤否定自己及初心,只可無奈堅持早期的表態而不顧事態的發展。社會訓導沒有教我們選顏色,而是要看清每人都應受尊重。對不義要發聲,但沒有所謂的聖戰。耶穌是和平之子,從不用武力以達公義和平。

現今我們面對是一個龐大、複雜罪的結構。剛好新學年初就上有關原罪的課。這個罪的結構,人在其中不能自拔,只靠人的智謀不能改變,只有天主光的引導及強勁的援手,人才可得救。人要用力,還要出全力改變這罪的結構,不義的根源,但不可只靠己力初心意志,而是要信靠主光的引導,看清目標與原則。天主是貫徹如一,承諾可期的天主。目標是我們要去的地方不是近益。(Time is greater than space – EG 222)

到年初世紀疫症來襲,再次證明人禍比天災更險。中國早在12月初已知悉有人傳人疫情,而延至一月下旬新年前才公布,以致很多人在不知情下,無準備地回鄉,受疫被困。港府早到疫區知悉而不通報香港市民,讓港人延至中央不得不公布下才到處搶購口罩消毒液等防疫裝備。因外國政府冷待疫情以致一發不可收拾,死傷枕藉。以往嚮往的歐洲美國經濟科技發展大國,經濟及醫療系統都經不起衝擊。本應是重視人命為首的西方國家,反顯出心態基本上的改變。個人主義優過公眾利益,重視經濟高過生命。不同國家在疫情不同期段作出不同的反應及帶來的結果,好給世人一個好的考驗成果。是一個適當的時機,讓大家好好靜下來想一想,我們想要怎樣一個社會,怎樣這一個國家。

疫情亦影響到我們信仰的生活。2020年應是全球基督徒一個難忘的年份,第一次沒有在聖堂內舉行感恩禮儀的聖周復活節。讓我們好好認真想想什麼是教會Ecclesia?我信的是什麼?正巧一月上的課是共融聖事,而同期交的學年文章也涉及教會與平信徒。在不能容易舉行禮儀及信仰活動下,我們又怎樣能夠傳福音、牧民、維繫信仰呢?正好讓我們預備快將來臨的中國香港情況。

在新年前有幸觀賞到一齣難忘的話劇──利瑪竇。在首輪演出時並沒有多大的興趣,只是再公演時細妹有贈券,才四姊兄妹去看,之前都覺得只是那些歌頌傳教士的樣板戲。但導演則重在皈依,在愛主的初心下,可放下其實不重要的個人尊嚴;傳教不是我們去給他人什麼,而是藉著生活和學習,從他人身上,文化歷史堿搢鴗悒D,天主早在中國文化歷史中。就如教會在認識以民背景下接觸到基督。透過教會的光照下,使中國人更清楚認識祂早已植根在我們血內。教會也認識天主真是人類的創造者,歷史的主宰;一個新的面孔,一個在拉丁文化下未被揭示的真主。這就是文化共融不可或缺的一部份。本年研習班正是牧民神學,文化共融就是此及禮儀學的重點。

不知奇謀的天主,在這奇妙旅程為我為你預備了什麼奇事,好讓我們裝備去更認識祂。


閱讀昔日牧笛
© Copyright HSSCOL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